简体  繁体
打印

 

虛妄的“天國” 破碎的家庭

蔺福倉(口述) 塔林夫(整理)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一朝墮泥淖,數載荒唐行。幸得出迷障,白首煥新生。望著自己寫在牆上的一段“打油詩”,獨處四壁冷清的破敗小屋,回想不堪回首的往昔,已年屆古稀的我不禁老淚縱橫,痛徹心肺。我叫蔺福倉,今年67歲,初中文化,內蒙古科右中旗人。本應是膝下承歡、頤養天年的年齡,卻因爲誤入“門徒會”的泥淖,不僅親手葬送了兒子的幸福和前程,也徹底改變了一家人的生活。對“神”的虔誠堅守,換來的確是破碎的家庭,淒慘的晚年。

誤交損友,結識“三贖基督教”

在兒子蔺長江9歲的時候,老伴不幸因病去世。我含辛茹苦把兒子拉扯大,獨自支撐著家庭。由于家境貧寒,兒子上完初中就辍學在家務農。近些年來,借助國家支持農村發展的優惠政策,家裏的經濟條件逐步好轉。1996年,兒子用貸款買了一輛小貨車,夫妻倆利用農閑時間跑運輸,每年都有7萬元左右的收入。1998年,兒子又當選了村主任,兒媳開了一家農資商店,生意紅火,尤其是小孫子誕生後,歡聲笑語市場時常萦繞在屋裏院外,一家人勤勞致富的勁頭更足了,在同村人眼裏,我們家一直是村裏的“小康標杆”。就在這一年的夏天,我在鄉裏的大集上認識了一個叫張喜才的吉林人,老張比我小一歲,他自稱是農技站退休職工,也是孤身一人,相似的經曆讓我們格外熟絡,兩人越聊越投機。時近中午,老張熱情的在一個小飯館請我吃飯。酒酣耳熱之際,老張從隨身帶的提包裏拿出兩本小冊子,趴在我耳邊說:“老哥,咱倆有緣,送你兩本書,回去好好看看吧”。我接過來一看是一本是《七步靈程》,另一本是《漢中天國夢》,我打趣說道:“兄弟,你這是要成仙啊”,老張高興的說:“大哥,聽你一說,就知道你和神有緣哪,我就是信神的,你也可以加入”。我當時對他所說的“三贖基督”一點也不了解,沒有馬上同意,但我和老張就此成了“好哥們”,只要有時間他就往我家跑,沒想到,他竟成了讓我走上邪路的推手。

癡迷禱告,走上瘋狂不歸路

得知我喜歡釣魚,張喜才就開車送我到水庫,天天陪我釣魚,兒子兒媳見我找到一個“好哥們”也十分高興。老張不僅爲人熱情,而且交際廣,路子寬,看到兒子的車活兒少,他就主動聯系了外地的一個修路工程;看到兒媳婦的農資商店化肥滯銷,他就跑到吉林搞賒銷,年底前就把貨款全部拿了回來。我們一家人都把老張當成了無所不能的“大能人”,對他是言聽計從。2000年夏天開始,老張突然提出讓我入教,看到我有點遲疑,老張就說:“老哥,我幫你們解決了不少困難可不是我的能力,全是神的力量,信神就能進天國,消災避難,得以永生,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接著他又拿出一大堆“見證”材料讓我看,我一想老張是“好哥們”應該不會騙我,再說入教也不耽誤別的事就同意了。于是,一面“十字旗”就挂在正堂,我也就此一步步走入深淵。按照老張的要求,家裏所有的年畫、包括老伴的遺像、兒子的結婚照全都撤下,因爲這些照片、畫像啥的,都會讓邪靈藏在裏面,招致災禍。入教後,我每天9點去老張的租住地集體禱告,唱“靈歌”、跳“天堂舞”成了我雷打不動的必修課。兒子本來不同意我入教,後來慢慢發現我天天“神叨”的,有點不正常,幾次都勸我別練了。由于常年打魚,我落下了風濕性關節炎的毛病,每逢變天就會鑽心的疼,自打信教以後,關節痛輕了很多,張喜才不失時機的向我宣傳“信神”的好處,從此,我對“三贖基督”深信不疑,爲了向老張表示我練功的決心,我還扔掉了常年喝的一大箱中藥。

贻害家庭,付出慘痛代價

2009年7月的一天,張喜才找到我說“上級”來了新指示,要我們搞“福音村”,多發展信徒。我年輕時當過幾年村幹部,在家族內輩份也高,還有些威望。聽了老張的話我立即行動,騎著摩托車進村入戶拉人入夥,短短兩個月時間,我就發展了30多人入教。因爲“工作”賣力,我被封爲分會點“執事”。爲了到附近村屯拉人,我逼著兒子給我買輛車,兒子說啥也不同意,但禁不住我軟磨硬泡,花4萬元賣了一輛二手面包車,我又專門雇了一個司機。後來,這個司機知道了我的“勾當”,說啥也不幹了,沒辦法我就慫恿還在上初中的小孫子幫我開車,他本來就不愛上學,又能掙零花錢很樂意跟著我,我索性瞞著家裏人爲他辦了休學手續,兒子兒媳知道後,和我大吵一架,最後鬧得分了家,但小孫子卻成了“小信徒”留在我家。聽老張說,光拉人還不行,必須向“神”獻“慈惠錢”,以助神國“萬事複興”。但我早已花光了積蓄,無奈只能編造各種理由向兒子和兒媳要,總共向組織捐獻了3萬元,後來由于捐獻的錢越來越少,老張又不斷催促,我一籌莫展。這年冬天,我在去外鄉“傳福音”途中,遇到交警路檢,因爲沒有駕駛證,又不熟悉路,小孫子把車開進了一個大坑,所幸受了點輕傷。老張就嚇唬我:這是“神”發怒了,怨你不虔誠,以後還會出大事,嚇得我冷汗直流。萬般無奈,我賣了房子又瞞著家裏人借了4萬元的高利貸,因爲到期沒還不上,我被債主關了2天,只能給兒子打電話求救,兒子近幾年生意不好,沒辦法低價賣了車,才把我“贖”出來。兒媳一氣之下回了娘家。之後,兒子多次跪下苦苦求我別再信教了,但當時我心裏滿是對“天國”的向往和對“神”的景仰,對兒子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爲了多獻“慈惠錢”,我簡直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瞞著兒子到外地替他索要工程款,再後來把兒媳商店的欠條偷出來去收貨款,得來的11萬元全部獻給了組織,兒媳知道後當時就昏了過去,第3天就辦了離婚手續。兒子受到打擊,身心憔悴,整日酗酒,得了嚴重的酒精依賴症,手抖得連筷子都拿不了,好好地一個家庭就這樣支離破碎了。

幡然醒悟,遲暮之年重登新岸

2011年,老張在“傳福音”時被公安局拘留了,我一下子就懵了。後來,鄉裏的反邪教志願者多次上門給我講事實,擺道理,我才慢慢知道了“三贖基督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邪教,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但此時卻悔之晚矣。兒媳早已搬到外地,並重新建立家庭,兒子在長春治療半年後,酒精依賴症得到緩解,和我一起租住在一個不足20平方米的破土房裏,生活起居有時還需要我照顧。小孫子辍學後遠走新疆打工一直沒有音信。回想起當初一家四口子孝孫賢、其樂融融的幸福時光,我痛苦萬分、欲哭無淚。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志願者找到鄉裏爲我辦理了低保,還找了一個在學校打更的工作,重新點燃了我生活的希望。到現在我終于醒悟:信“神”不能讓你上“天國”,而是會帶你墮入萬劫不複的人間煉獄,只可歎這痛入骨髓的領悟卻是我付出如此慘痛的代價換取的。

 

發布時間:2015/8/13 11:22:00,來源:凯风网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遊客]wish you happiness every day!(提交时间:2019/9/15 16:20:17)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