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虚妄的“天国” 破碎的家庭

蔺福仓(口述) 塔林夫(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一朝堕泥淖,数载荒唐行。幸得出迷障,白首焕新生。望着自己写在墙上的一段“打油诗”,独处四壁冷清的破败小屋,回想不堪回首的往昔,已年届古稀的我不禁老泪纵横,痛彻心肺。我叫蔺福仓,今年67岁,初中文化,内蒙古科右中旗人。本应是膝下承欢、颐养天年的年龄,却因为误入“门徒会”的泥淖,不仅亲手葬送了儿子的幸福和前程,也彻底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对“神”的虔诚坚守,换来的确是破碎的家庭,凄惨的晚年。

误交损友,结识“三赎基督教”

在儿子蔺长江9岁的时候,老伴不幸因病去世。我含辛茹苦把儿子拉扯大,独自支撑着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儿子上完初中就辍学在家务农。近些年来,借助国家支持农村发展的优惠政策,家里的经济条件逐步好转。1996年,儿子用贷款买了一辆小货车,夫妻俩利用农闲时间跑运输,每年都有7万元左右的收入。1998年,儿子又当选了村主任,儿媳开了一家农资商店,生意红火,尤其是小孙子诞生后,欢声笑语市场时常萦绕在屋里院外,一家人勤劳致富的劲头更足了,在同村人眼里,我们家一直是村里的“小康标杆”。就在这一年的夏天,我在乡里的大集上认识了一个叫张喜才的吉林人,老张比我小一岁,他自称是农技站退休职工,也是孤身一人,相似的经历让我们格外熟络,两人越聊越投机。时近中午,老张热情的在一个小饭馆请我吃饭。酒酣耳热之际,老张从随身带的提包里拿出两本小册子,趴在我耳边说:“老哥,咱俩有缘,送你两本书,回去好好看看吧”。我接过来一看是一本是《七步灵程》,另一本是《汉中天国梦》,我打趣说道:“兄弟,你这是要成仙啊”,老张高兴的说:“大哥,听你一说,就知道你和神有缘哪,我就是信神的,你也可以加入”。我当时对他所说的“三赎基督”一点也不了解,没有马上同意,但我和老张就此成了“好哥们”,只要有时间他就往我家跑,没想到,他竟成了让我走上邪路的推手。

痴迷祷告,走上疯狂不归路

得知我喜欢钓鱼,张喜才就开车送我到水库,天天陪我钓鱼,儿子儿媳见我找到一个“好哥们”也十分高兴。老张不仅为人热情,而且交际广,路子宽,看到儿子的车活儿少,他就主动联系了外地的一个修路工程;看到儿媳妇的农资商店化肥滞销,他就跑到吉林搞赊销,年底前就把货款全部拿了回来。我们一家人都把老张当成了无所不能的“大能人”,对他是言听计从。2000年夏天开始,老张突然提出让我入教,看到我有点迟疑,老张就说:“老哥,我帮你们解决了不少困难可不是我的能力,全是神的力量,信神就能进天国,消灾避难,得以永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接着他又拿出一大堆“见证”材料让我看,我一想老张是“好哥们”应该不会骗我,再说入教也不耽误别的事就同意了。于是,一面“十字旗”就挂在正堂,我也就此一步步走入深渊。按照老张的要求,家里所有的年画、包括老伴的遗像、儿子的结婚照全都撤下,因为这些照片、画像啥的,都会让邪灵藏在里面,招致灾祸。入教后,我每天9点去老张的租住地集体祷告,唱“灵歌”、跳“天堂舞”成了我雷打不动的必修课。儿子本来不同意我入教,后来慢慢发现我天天“神叨”的,有点不正常,几次都劝我别练了。由于常年打鱼,我落下了风湿性关节炎的毛病,每逢变天就会钻心的疼,自打信教以后,关节痛轻了很多,张喜才不失时机的向我宣传“信神”的好处,从此,我对“三赎基督”深信不疑,为了向老张表示我练功的决心,我还扔掉了常年喝的一大箱中药。

贻害家庭,付出惨痛代价

2009年7月的一天,张喜才找到我说“上级”来了新指示,要我们搞“福音村”,多发展信徒。我年轻时当过几年村干部,在家族内辈份也高,还有些威望。听了老张的话我立即行动,骑着摩托车进村入户拉人入伙,短短两个月时间,我就发展了30多人入教。因为“工作”卖力,我被封为分会点“执事”。为了到附近村屯拉人,我逼着儿子给我买辆车,儿子说啥也不同意,但禁不住我软磨硬泡,花4万元卖了一辆二手面包车,我又专门雇了一个司机。后来,这个司机知道了我的“勾当”,说啥也不干了,没办法我就怂恿还在上初中的小孙子帮我开车,他本来就不爱上学,又能挣零花钱很乐意跟着我,我索性瞒着家里人为他办了休学手续,儿子儿媳知道后,和我大吵一架,最后闹得分了家,但小孙子却成了“小信徒”留在我家。听老张说,光拉人还不行,必须向“神”献“慈惠钱”,以助神国“万事复兴”。但我早已花光了积蓄,无奈只能编造各种理由向儿子和儿媳要,总共向组织捐献了3万元,后来由于捐献的钱越来越少,老张又不断催促,我一筹莫展。这年冬天,我在去外乡“传福音”途中,遇到交警路检,因为没有驾驶证,又不熟悉路,小孙子把车开进了一个大坑,所幸受了点轻伤。老张就吓唬我:这是“神”发怒了,怨你不虔诚,以后还会出大事,吓得我冷汗直流。万般无奈,我卖了房子又瞒着家里人借了4万元的高利贷,因为到期没还不上,我被债主关了2天,只能给儿子打电话求救,儿子近几年生意不好,没办法低价卖了车,才把我“赎”出来。儿媳一气之下回了娘家。之后,儿子多次跪下苦苦求我别再信教了,但当时我心里满是对“天国”的向往和对“神”的景仰,对儿子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为了多献“慈惠钱”,我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瞒着儿子到外地替他索要工程款,再后来把儿媳商店的欠条偷出来去收货款,得来的11万元全部献给了组织,儿媳知道后当时就昏了过去,第3天就办了离婚手续。儿子受到打击,身心憔悴,整日酗酒,得了严重的酒精依赖症,手抖得连筷子都拿不了,好好地一个家庭就这样支离破碎了。

幡然醒悟,迟暮之年重登新岸

2011年,老张在“传福音”时被公安局拘留了,我一下子就懵了。后来,乡里的反邪教志愿者多次上门给我讲事实,摆道理,我才慢慢知道了“三赎基督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但此时却悔之晚矣。儿媳早已搬到外地,并重新建立家庭,儿子在长春治疗半年后,酒精依赖症得到缓解,和我一起租住在一个不足20平方米的破土房里,生活起居有时还需要我照顾。小孙子辍学后远走新疆打工一直没有音信。回想起当初一家四口子孝孙贤、其乐融融的幸福时光,我痛苦万分、欲哭无泪。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志愿者找到乡里为我办理了低保,还找了一个在学校打更的工作,重新点燃了我生活的希望。到现在我终于醒悟:信“神”不能让你上“天国”,而是会带你堕入万劫不复的人间炼狱,只可叹这痛入骨髓的领悟却是我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换取的。

 

发布时间:2015/8/13 11:22: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游客]wish you happiness every day!(提交时间:2019/9/15 16:20:17)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6    55    5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