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常秀珍:重生后的幸福生活

常秀珍(口述)杨光(整理)

 

人本网艺术鉴赏

“法轮功使我误入歧途,是你们用爱心挽救了我,现在我终于清醒了。谢谢!谢谢……”这是在黑龙江肇源农场原法轮功习练人员常秀珍家中,常秀珍紧紧握住我们来回访的基层反邪教志愿者的手,述说的一段动情的话。

歪理邪说蒙蔽心智,功友的不幸使我醒悟

常秀珍今年57岁,肇源农场一名退休职工,1997年5月,为了强身健体。开始练习“法轮功”。

常秀珍回忆说:“当时大家都是为‘消业祛病’、追求‘上层次’,求‘圆满’。渐渐地就变了味儿。19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开始大家不太理解,等待观望了一阵子。后来就有人偷偷给我们看李洪志陆续发表的所谓经文,还煽动我们‘走出来’‘讲真相’,还美其名曰‘救度众生’。说只有这样才能‘上层次’,半途而废就要‘形神全灭’。于是我们被李洪志的邪说所蒙蔽,以致丧失了自己的正常思维,简直就走火入魔了,整天看《转法轮》东跑西颠贴反宣品,几乎不太着家。越来越不像样子,一步步越陷越深。说劝不听,夫妻争吵,母女失和,无奈丈夫和我离了婚。后来我身边有个好友因练功拒医拒药耽不治身亡,使我猛然惊醒,回想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前前后后,不但没给自己、家庭和那么多的功友带来什么好处,带来的却是家庭不和,甚至破裂,没给功友带来‘圆满’,带来的是病痛甚至死亡。就这样,在好心人的介绍下,2009年9月,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开始认真的反思,从疑团和困惑中走了出来,悬崖勒马,走出了法轮功的泥潭。”

法轮功给我的是不幸,醒悟后夫妻破镜重圆

秀珍说:“现实使我深刻的认识到:李洪志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引导人们走的是一条没有光明和前途的邪道,使修炼人‘为私为我’而不顾一切,把自己的所谓‘圆满’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有多少人六亲不识,造成家庭悲剧,我就是最典型、最具说服力的一个例子。习练法轮功我失去家庭,失去母女的和睦,也曾一度使我丧失活下去的勇气萎靡消沉,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虽然很不幸,但跟一些功友相比我还是幸运的,幸亏我及早醒悟,远离了法轮功。要不然绝没有好日子过。”接着常秀珍无不自豪的说:“现在我虽然不算太富裕,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常秀珍自从不练法轮功以后,又跟丈夫复婚了。我们承包了10晌水田,还养了20只狐貉,每年能收入20余万元。原来我练功时,怎么看丈夫都不顺眼,我们俩一到一快就争吵,现在,我心顺了,我俩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每天一起干农活,一起养狐貉,两人过家可合手了,话也投机了,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2011年,我们还住上了83平方米的新楼,真叫芝麻开花节节高。”

关心孩子是母亲的责任,幸福生活是对邪教的有力抨击

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需要亲情,需要拥抱,需要温暖。成长中父母关心与否,就决定了子女快乐还是痛苦。常秀珍说:“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充满愧疚,为自己没尽到责任感到无比伤心。那时由于自己沉迷练功,对孩子学习生活关心的很少,使女儿对我产生怨恨。”她向我们讲起了一个令她不能释怀的事,那是2007年的冬天,常秀珍和往常一样又出去练功,女儿从外面回家,天气寒冷,浑身冻得直哆嗦,想倒杯开水暖暖手,结果家里没有热水。女儿到邻居家去要一杯热水,却遭到了邻居不理不睬的态度和异样的眼神,回家后这种“孤苦伶仃”、“家不成家”的感觉让女儿哭了好久。常秀珍说:“那些伤心的事太多了,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揪心地痛。现在,我自从远离法轮功以后,有意多跟女儿多沟通、多交流,我们母女俩无话不谈,又合好如初了。最使我高兴的是,去年农场电视台招人,我女儿去应聘被录取了,成为电视台的正式员工。现在,我的业余生活也很充实的,每天晚上6点,我都到农场文化广场去跳中老年广场舞,每天和大家听着动听的舞曲,跳着欢快的舞步,心里美滋滋的可幸福了。”

来到常秀珍的家,看到的是开心,听到的是笑声,体会的是温馨和幸福,新的生活给常秀珍一家带来了生机、憧憬和希望。

 

发布时间:2015/2/10 9:09:00,来源:凯风网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心亮]我志愿参加反邪教志愿者(提交时间:2018/2/2 13:07:25)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54    53    5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