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邪教妖言惑众六十余人跳塘惨案

—惊天大案“红光事件”解密

张坤

 

这又是一起邪教害人的惨剧。

76年8月26日晚11时左右,原绵阳地区安县汉昌公社红光九队。全队近半数的人口,男女老少六十余人为乘坐所谓仙界“金船”,集体跳入当地一口大泉塘,造成了一起四十一人死亡的特大惨案,当时被地,县公安机关称为“红光事件”。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曾将该事件拍为“内参片”,在有限的范围内播映。事情虽然已成为历史,但在全国人民正深入揭批邪教组织的今天,这仍然还是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最近,记者专程前往那场悲剧的发生地,现在的绵阳市安县秀水镇灯塔村进行了采访。

速成神仙黄官全酿成这起惨案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叫黄官全的普通农村青年,时年仅22岁,初识字,县内睢水公社校场大队人。虽说此人从小游手好闲,但正式成为所谓“神仙”却只有两个来月的时间,而且全*他背后一个叫吴兴贵的人。

71年,当时的县革委“人保组”曾破获了一个名为“一步登天道”的反动会道组织,吴兴贵在该组织中专司掌管文印的“师伯”,在这次打击中却侥幸漏了网。此人不思悔改,仍继续从事着封建迷信活动。76年6月前后,吴兴贵认识了黄官全,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就合。6月18日,他俩窜进了红光九队李家大院子,“道友”李开元家里。

当天晚上,听说来了神仙,全院子的男女老少都来看闹热。酒醉饭饱的黄官全却坐在李家床上眯着眼睛直打瞌睡,开始人们还以为他在请神,可是等了很久不见动静后,大家也就慢慢散了。吴兴贵见黄官全连简单的“过场”也不会,有点急,就对他说:自己的神道不高,没人相信,但愿意教会他练功打坐,念咒求神。

第二天,两人躲在屋子里,吴兴贵开始耐心地传授了装神弄鬼的全套功课。同时,吴兴贵在乡邻中大肆吹捧黄官全是张天师(张自金,“一步登天道”头目,时下正在监狱服刑)派来的,很历害,并带头称黄官全为“上叔”。吴兴贵私下还教黄官全一定要装威风一点。不然唬不住人,会没人相信。

几天时间的学习,黄神仙速成出师了,为了检验其效果,吴兴贵特地策划了一场闹剧。

一天晚上,黄官全在李家大院子露面了,他对围观的人说,我这次去成都考察了学生后,又上青海进北京,最后才到宝山去看的张天师,他让我问大家好。吴兴贵则在一旁帮腔,原来“上叔”去看张天师了,我说怎么几天没找到你呢。黄官全就势大吼一声:“都跪下听真经”。吴兴贵马上率先跪下来,人们见状也就随着赶紧跪在地下。黄官全传完“真经”后,又教大家双手合十,双脚盘坐的“练功修仙”基本动作。从此黄神仙就在红光九队“荣誉出场”了。

黄官全能够迅速成仙,应该说还得到了一个叫张本裕的人的大力协助。

这人是原安县秀水区委的一个统计干部,五十年代的老党员。六十年代初期下放回红光九队后又担任了大队副书记,贫协主席。张本裕虽多年受党的教育培养,其内里却是一个满脑子封建思想的人。他最想生个儿子传宗接代,而其妻却接连给他生了几个女儿,就在他到处求神拜佛的时候,两夫妇终于盼来了一对龙风胎。张本裕把这看成是神灵在暗中相助,当黄官全打着神仙的旗号来队上传道时,他认为报答神灵的机会来了。于是就竭尽全力支持黄官全在生产队里装神弄鬼,并让黄官全以自己女婿的合法身份作掩护。就这样,黄官全利用张本裕的特殊影响,蒙蔽了更多的信徒。

妖言惑众进入76年8月份后,黄官全装神弄仙的表演逐渐得到了红光九队信徒们的认同,其队伍也越来越大,这时候他开始向入道的人散布天下就要大乱了的邪说。

8月5日,黄官全召集十四个新旧信徒开了个会。他向信徒们说:“毛主席讲的天翻地覆就是指要发生地震,要取西山塞东海。唐山地震是因为我的弟子走了,我弟子头天离开第二天就发生地震了。现在昆明,甘孜又发地震,吉林下石头雨,这些都是劫难现世了。现在劫运已转到四川来了,四川很快要发生大地震,沈为大海。”几句话当场把在场的信徒吓得半死。

黄官全还向信徒们说,要想躲过这场灾难,只有抓紧时间练功,拜了我黄上叔,才能一步登天,到时天师会派金船来接大家上宝山,七七四十九天后再还魂回到人间。

76年也的确是共和国历史上最为动乱的岁月,巨星陨落,时局混乱,自然灾害频繁,继唐山大地震后,省内各地又接连传来地震的消息。一个个的天灾人祸,似乎更为黄官全散布的“四川要沈为大海”的异端邪说提供了“左证”。

在集体跳泉塘的前三天左右,黄官全就开始把六十多人集中在李开元家统一食宿,要这些人成天打坐念咒,唱他自编的“十愁歌”。生产队分的东西也没人去领,家里有存粮的将粮食胡乱抛撒,甚至整箩筐地倒在猪槽里喂猪,人们全听信了黄官全的妖言,觉得反正大地就要沉没了,留着东西也没用了。一些小孩不懂事,听说要坐“金船成仙”了,则高兴得连觉也睡不着。

更有意思的是,一些听信了黄官全妖言的人,深怕自己的妻子儿女上不了“金船”,还用口袋里仅有的一点钱,去买礼物向黄官全“行贿”,希望大仙到时候能将家里的人全捎带上。

在那么长一段时间里,黄官全把整个李家大院搞得乌烟瘴气之时,当时生产队和大队的很多干部社员却一点也不清楚这里正在发生着严重的封建迷信活动。事后有干部说,那几天也有人知道黄官全正在搞鬼名堂,但具体是些啥,也没人去过问。当时到处都在躲地震,其它的人大概也懒得去理这些闲事,很多人只以为是一般的求神拜佛现象。

上金船,一步登天8月26日这天,连续几天的大雨也恰好打住了。晚饭后,黄官全把自己装捞成一个“仙童”的样子。光着上身,两肩交*系着红布,手拿一根牛尾巴做的佛尘,带着信徒们又唱又跳,并拿出一些所谓的“仙酒”出来让大家轮流喝,小孩则用“仙酒”拍头顶,说是喝了“仙酒”就可以一步登天成神仙。

深夜九时以后,李家大院聚集了六十多人,在烧纸钱的火光映衬下和烟气的熏烤中,满院子的人精神亢奋,真像有种飘然如仙的感觉。有一个“四类分子”叫陈隆地,本来没加入到这个行列,也被其好心的兄弟硬将他抬了出来,兄弟说不忍看哥哥一个人留在凡间受苦受难。

十时左右,黄官全对着人群大叫道:“时辰已道,天门开了,金船正等着我们,冲呀!”

于是夜幕下出现一支颇为壮观的队伍,六十一个人提着马灯,扶老携幼,边走边唱“十愁歌”,吼着“收恶渡善,打倒恶人,胜利上船”的口号,来到了半里外的那口大泉塘。

与李家大院,泉塘成三角位置的党员李开全家里听见这边有人喊口号,唱歌,还以为是生产队散会了,也没大在意,后来知道大队上很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李天元的亲侄儿李兴富同全家五口人随着队伍来到塘边后,也和其它人一起在黄官全的带领下,举行了祭拜仪式。燃烧香蜡纸钱的火光映在水里,在被“仙酒”灌得迷迷糊糊的信徒们眼中看来,仿佛泉塘里面真有艘什么“金船”。

十一时许,黄官全带头跳了下去,他见有人还迟疑,便在塘里踩着水,假意做出划船的动作,大叫道:“快上船哟”,个别将信将疑的人见状就信以为真。于是六十来个人,一齐喊着:“船来了”,然后手挽手下饺子似的跳了下去。当跳下去的人猛灌了几口冰凉的泉水,觉察到危险时,大部份人已没法上岸了。不会水的死死拉着会水的,一齐沉了下去,只有少数单独跳水的,勉强浮到了塘边。

黄官全是第一个下水也是第一个上岸的,看到有少数人也在往上爬,他还叫这些人等一下,“金船”马上还要回来。

社员雷安富上来后算是第一个清醒过来的,他急忙将住在附近院坝的堂兄雷安洪叫上,很快到秀水派出所报了案。张本裕也挣扎着爬上了岸,但是见塘面拼命浮水的人和已飘起的尸体,大概是知道自己罪过深重,就又跳了下去。李兴富和妹妹李兴蓉也幸运的没被淹死。

经过一番生与死的搏斗,二十个人重新回到了人间。这些人清醒后,见大事不好,全吓呆了,黄官全又趁机诱骗,胁持了六,七个男女企图逃之夭夭。李兴富兄妹也参加了逃亡的队伍。

永远抹不掉的镜头27日凌晨,附近的人们赶来了,公社干部,民警,县领导闻讯后很快赶到了现场。所有的人都永远忘不了眼前的这幕惨像,六,七百平方米的塘面上,像树叶一样密密麻麻的漂浮着一层死尸,很多死者还是相互拉扯紧抱着的,其垂死挣扎的模样让人惨不忍睹。死者被水灌胀的身体和泡得发白的肤色,看后让人几天吃不下饭。

经过两天的打捞,共清理出四十一具尸体。工作组的同志挨家挨户核对人数后整理出了这场惨剧的结果:

参加这次集体跳塘的共有六十一人,其中红光九队有四十六人;共死亡四十一人,这里面男十七人,女二十四人,中间还有孕妇一人,红光九队有三十一人丧命,其余的是黄官全,吴兴贵从睢水,顺河等地游说来的人。红光九队死亡人群中有张本裕,李天元两家共十一口人绝户。

在掩埋尸体的时候,平时与死者朝夕相处的亲人及乡邻们处于一种复杂的心情,对死去的人既可怜又气愤,加上文革后期那种特殊的政治氛围,四十来具尸体全是用手扶拖拉机,拉死猪似的运到一个大坑里软埋了的。这片农村地下水位比较高,坑也挖不了多深,尸体码了好几层,最后用土一掩了事。只有李兴富的父母因有一个儿子在部队当兵,享受了军属待遇,才破例单独安葬。后来李兴富这个当兵的弟弟受此事件的牵连被提前安排退伍,这已是后话了。

黄官全带领李兴富兄妹等六,七人昼伏夜出,企图逃到睢水大山里面去躲避。那时的县委书记下了死命令,全县各公社民兵全部动员起来,这伙人如果从哪里逃脱的,那里的负责人便就地免职。

三天后的一个凌晨,睢水道喜大队的一个姓彭的民兵连长带人抓住了这伙人,并马上押解回秀水镇。李兴富兄妹同其它受骗群众在镇上老老实实的接受了几天调查后,才被允许回家,黄官全则被公安机关逮捕。

76年10月20日,安县法院对黄官全、吴兴贵两人进行了公开宣判。黄官全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吴兴贵判处死缓,他在监狱中服刑时表现尚好,获五次减刑,在实际服刑十九年半后被提前释放。如今已五十六岁的他也无家可归,寄居在其外甥家,*补鞋糊口,大概这算他作孽后的一种归宿吧。

几天的采访很快过去了,在接触了“红光事件”的很多素材及知情者后,记者头脑中始终存在着一个百思不解的问题:黄官全当年仅22岁,初识字,为啥就有那么大的能力把六十多人哄得心甘情愿地跳下了泉塘,这些人里面甚至还有三名共产党员,鬼闹了两个多月,当地的基层组织却无丝毫表示。记者在采访中曾多次提出这个话题,但包括一些部门领导,都无人能够作出令人信服的回答。

到离开灯塔村时(原红光大队),村委会驻地旁一座塑满了神像的小庙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经打听,有村民说这是群众自发建造的。看到庙前那缭绕的香火,记者似乎觉得那问题有了个解释了。看来反邪教,反伪科学的斗争还是容不得我们盲目乐观的。

 

发布时间:2012/11/8 14:40:00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游客]情况属实,这桩惨案发生在距离我家仅10多公里的秀水镇灯塔村(汉昌公社红光村),愚昧的村民被封建迷信洗脑,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用科学武装头脑(提交时间:2019/9/24 14:51:29)


book 以案说法
首页    5    4    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