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李洪志对基督教的错误认识

——不同的人种对应不同的天国吗?

 

自1995年初,李洪志就开始了海外的欺骗生涯。为了适应变化了的文化环境,本来对基督教知之甚少的李洪志,不得不又匆忙炮制了一系列关于基督教的文化垃圾,以便诱骗更多的人掉进陷阱。

李洪志编造说,地球上不同的人种与天上不同的天国是有对应关系的,不同的人种是从不同的天国掉下来的,人只能修其对应天国的法,必须回其对应的天国,而且每个天国也都只是度化自己天国的人,否则就是在做坏事,云云。如,“黄种人在上面是有黄种人,白种人在上面是有白种人”(《美国讲法》),为什么“东方人世界中没有基督教?”“我记得在《圣经》或者在这一类的书中,当年耶和华和耶稣都讲过这样的话:说你们不要向东去……耶稣说你们不要向东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属于我们。耶稣告诉不要向东传,我也发现耶稣的天国里没有东方人。”(《悉尼讲法》)“那个神他也不是谁都度的,都在寻找自己的人在度……(否则)你就等于干坏事,你度人也是干坏事。”(《北美讲法》)另外,李洪志还说:“我们的学员你别看你今天好像是中国人,或者你好像是瑞典人,或者是其他白种人,你可能是另外一种人”(《北美讲法》)。

首先,查遍《圣经》和世界上所有与基督教有关的书,绝对找不到“你们不要向东去”或哪怕是类似的话,却有相反的话:“耶和华站在他旁边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我要将你现在所躺卧之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你的后裔必像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必向东西南北开展。地上万族必因你和你的后裔得福。”(创28:13-14)“耶和华在万国眼前露出圣臂。地极的人都看见我们神的救恩了。”(以52:10)“我(耶稣)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马8:11)“地的四极,都要想念耶和华,并且归顺他。列国的万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因为国权是耶和华的。他是管理万国的。”(诗22:27-28)李洪志怎么总是打着佛教、道教或基督教的旗号,说出很多这些正教中根本就没有,或者完全相反的话呢?这不是在极力诋毁和歪曲正教吗?

“法轮功”练习者可能还不清楚,耶稣并不是西方人,而是东方人。耶稣的出生与传教,是在现在的中东,无论是从地理概念上讲,还是从政治概念上讲,中东都属于东方。在地理上讲,欧、亚、非三洲都在东半球,耶稣所在之地为中东,自然不会认为自己属于西方人,反倒是可以把自己归为东方人,只是既不是近东人,也不是远东人,而是中东人,反正是东方人。在政治概念上,先出现资本主义的国家称西方国家,从这个意义上讲,在中国东方的日本却属于西方国家,而中东还是属于东方,耶稣还是东方人。

其实,更进一步说,东方与西方之分,是远远在耶稣之后的事,在《圣经》上怎么会提到东方与西方之说呢?更何况,李洪志竟然说出“东方人世界中没有基督教”的话来,这是全世界十几亿基督徒都不会苟同的。由于学基督教的西方人很多,中东又在中国之西,李洪志就由此产生错觉,想当然地把耶稣当做西方人,可见其既不懂历史,也不懂地理,更不懂宗教,但却敢乱说!

其次,众生皆具佛性,不论何种生命形态,皆能闻法、修道、成佛。诸佛菩萨普度众生,自然是不分生命形态的,何况不同的人种呢?

若按李洪志的说法,普通人自然分不清自己应该学什么法,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什么人种,至少是中国人不敢学基督教了,西方人也不敢学佛教了,甚至在分不清自己到底属于什么人种之前,自然是什么也不敢学了。更何况李洪志还说,所有的神都不能度人了,只有他在度人,而且是不分人种的:“只有我打开了这一切封闭,度所有的人。”这样,人们就只能学李洪志的东西了。然而,李洪志还有许多与上面矛盾的说法。

比如,有的人问,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天国掉下来的,如何选择修炼方法时,李洪志为了说明,你就修“法轮功”就行,不用选择了,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就说:“你现在首先解决的是你怎么返回去,修回去,这是最关键的。没有其他挑选的余地,都没有了。不是说都摆在那儿,那佛在那儿坐着,你想要哪个给你哪个。至于说你修上去,你真的修得很高,能返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你在那一个世界,你都是可以去看那个世界的亲人,去走一走看一看。至于你在哪个世界无所谓”(《悉尼讲法》),这时怎么又说“至于你在哪个世界无所谓”了呢?前面不是说,只能回自己的天国,别的天国也不度你吗?

为了说明自己是真的在度人,做的事也很大,李洪志说:“一个人要想到常人社会中来度人,这个事情太大了,整个宇宙的神都得点头同意。”(《悉尼讲法》)可是,李洪志也许忘记了自己先前讲过的话,为了解释耶稣为何被钉在十字架上,他说:“人类社会是非常复杂的,看地上的人哪,说不定是从哪个空间来的。那个空间的神还想管他。就看他悟不悟,他悟就能返回去。可是,他也知道那个人不行了,他已经无能为力管了,但是他又不愿放弃他。当年耶稣一出来度人的时候,他就认为干扰他们的事了。这人是我的,这人应该往我那里度啊,你怎么管到我们这儿来了?他就不干了。就是因为这个心,实际上讲起来是不对的。可耶稣不管你的他的,度人是来的目的,他看众生苦,他就要度,要让人们上去。那么,耶稣就影响了许许多多各个空间的神。最后矛盾激化得很大了,都反映到常人社会上来,象常人社会中的矛盾一样,都激化到耶稣那去了。耶稣自己解脱不了,只有一死,钉在十字架上,解了他们之间的怨。去掉常人的肉体了,就再也不能找他结怨了,那些无数的麻烦就解了。”(《转法轮·卷二》)

在耶稣降生之前,圣父耶和华与世人的约定为旧约。关于圣子耶稣要为众生受难,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事,早在《圣经·旧约》中就有预言。甚至耶稣将如何被钉死,如何用鲜血为世人赎罪的情景在《圣经·旧约》中也都有详细的记载。这与李洪志所说,耶稣的行为影响到众神,激化了矛盾等等,根本毫无关系。耶稣将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为众生赎罪,是早就定好了的,耶稣没来之前,世人也是都知道的,这是历史史实。更何况,不是说“整个宇宙的神都得点头同意”吗?耶稣下来要做些什么,度哪些人,难道下来之前没有定好?难道耶稣下来之后在胡乱做事?更进一步,难道耶稣不知道应该只度自己天国的人?他故意在做坏事?况且,结不结怨,与是否去掉常人的肉体是没有关系的,否则,何以众生相互间会生生世世结怨不休呢?可见,李洪志所说,逻辑混乱,于理不通!

李洪志不仅在佛法修炼的问题上划分人种,同时还提出混血儿的问题。他说:“世界上的人种是不允许混杂的。现在人种混杂了,就带来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混杂后和上边没有对应关系了,他失去了根。混杂的人种失去了根,那么就好像是天国世界里没有人管他了,哪里也不属于了,哪里也不要了。”(《悉尼讲法》)“混血的人我也可以度”(《悉尼讲法》),这样一来,国内外许许多多的混血儿就只能拜倒在李洪志脚下,别无选择了。特别是有些发达国家,混血儿的数量是相当大的。

那么李洪志怎么度他们呢?他说:“混血儿作为一个人来说,他已经失去了天上面人种的对应。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就不注重他的表面了,那么就看他的元神了。他的元神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元神是黄的那就是黄的;元神是黑的,那就是黑的。”(《美国讲法》)也就是说,混血儿改变的只是表面身体,与所谓的元神没有关系,元神没变。若按此说,生命在六道轮回中,说不定会转生成一个什么样的身体。那么,若转生成畜类后,是否会失去与对应天国的根?难道猪也应该分东方猪、西方猪?并且每一猪种也应该与上面天国对应,不然的话,只要在转生时一失人身,就永远失去根了。同时,还应该分狗种、牛种……,而且也应该不能混杂,否则也会失去根。可见,李洪志的说法会推导出一个多么荒唐可笑的结论,何愚至此!

从佛法的角度讲,不同的人种,甚至不同的生命形态,都是不同的因缘、不同的业报所致。修佛靠的是佛性,众生都有佛性,不同的生命形态表面上千差万别,而本质上是相同的,也就是说佛性是没有差别的。所以,佛教中讲的普度众生,是包括动物,甚至地狱众生等一切生命形态在内的。地藏王菩萨愿力宏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可见,其慈悲与愿力是普及一切众生的。

古往今来,异族之间或不同人种之间通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历史上有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藏等妇孺皆知的典故。李洪志自称是唐太宗李世民转世,那么应该不会不知道,是唐太宗在贞观十五年,把其所养宗室女文成公主,外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的。而且,唐太宗经常把成群美女赐与异邦异族。

不仅人间异族通婚不违天理、不违人伦、不违王法,天上也是一样,甚至不同层天之间也有通婚。比如佛经中记载,第二层天的玉皇大帝就曾娶第六层天的魔王波旬的女儿为妻,难道天上也不明天理?若非如此,就是李洪志不明天理。其实,李洪志只是为了达到使人们都来学“法轮功”的目的,同时极力阻断大众亲近正法,并不想讲什么理不理的,以至于前后矛盾重重、混乱不堪。

佛教中讲,佛法广度众生,不分生命形态,不受宇宙时空所限,不分此佛应度,彼佛不能度等等。十方三世一切诸佛都发愿广度十方一切众生,譬如,据《无量寿经》记载,阿弥陀佛发愿:“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令生我刹,皆具紫磨真金色身,三十二种大丈夫相,端正净洁,悉同一类。”“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系念我国,发菩提心,坚固不退,植种德本,至心回向,欲生极乐,无不遂者。”以上种种,足以说明根本就不存在不同人种与不同天国对应的说法,望大众善加明辨,勿入歧途!

 

发布时间:2012/3/7 9:58:00,来源:新华网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游客]玉皇大帝不是所谓第二天天主谢谢(提交时间:2021/3/6 15:15:56)


book 宗教世界
首页    12    11    1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