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百万巨款不翼而飞

admin

 

胡林中近照

我叫胡林中,出生于1956年,是河南省黄河防爆起重机有限公司的经理。妻子王庆叶,比我小3岁,她性格比较内向,不爱说话,但为人憨厚老实,对长辈也十分孝敬。我们于1982年结婚,婚后我们夫妻恩爱,育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一家人甘苦与共,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是,这一切,都在妻子迷信上邪教“实际神”后改变了。

1975年高中毕业后,我就开始在社会上闯荡,钉锅、修电葫芦啥都干。到了1992年我积累了一部分资金,就开办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工厂,由于经营有方,小厂的效益一直不错。在我的创业过程中,妻子给了我很大的助力。建厂之前,妻子在家种地,操持家务,照顾老人和孩子;建厂之后,她果断来到厂里帮忙,除了当我的财务助理外,还帮我打理一些日常琐事。

妻子王庆叶曾经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结婚这么多年,她只要一有时间就手捧《圣经》潜心学习,研读书上的每一句话。每到周末,无论刮风下雨,她都会去教堂做礼拜。当时,我以为她信基督教是为了修身养性,敬主爱人,与人为善,也没什么不好的,所以就非常支持她。但是从2006年秋天开始,她总是一个人往外跑,整天神神秘秘的。由于工作繁忙,又经常出差,我也没有仔细询问。但是,后来妻子的行为越来越过分,经常夜不归宿,有时候甚至出去两三天都不回家。当我问她时,她却说:“我信仰基督教多年了,你可能不知道,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吧,你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神的第一道肉身‘耶稣’已经过时了,神的第二道肉身‘闪电’,也就是‘实际神’统治的‘国度时代’已经来临。她正以无穷的智慧、无上的权力来主宰宇宙。地球就要爆炸,人类即将毁灭,信奉‘实际神’才能升到天国里,才能免遭浩劫保住全家。”当时我也没听明白她说的什么,就觉得她有点不正常,满口胡言乱语,我就劝她不要出去和那些人鬼混了,好好打理厂子里的事情。可她听后就不高兴了,表情严肃地警告我:“不要说神的坏话,否则,要遭到惩罚的!”

妻子王庆叶为表示对神的虔诚,白天走村窜户地传教,晚上研读《闪电从东方发出》、《跟随羔羊唱新歌》等书籍和观看有关“实际神”的影像资料,对家里和厂子的事情不管不顾。2007年,老岳父因病突然去世,作为女儿的王庆叶本应主动回去送老人家一程。可当她得知岳父去世的消息后,却表现得无动于衷,十分淡漠。娘家人来叫她,她还跟娘家人讲了一大堆道理,她说:“神说了,现在脱离家庭、父母、丈夫、子女的,就是进入灵界的开始。我马上就要进入灵界了,必须和他们划清界线,要绝对服从神的要求。”气得娘家人火冒三丈,当场踹她两脚就走了。我也努力地劝说她,可她根本不听,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领着孩子们去为老人家尽孝。

2007年6月份,新乡那边来了个“实际神”的小头目,说是来收“奉献款”的。她毫不犹豫地拿出5万块钱交上了,后来客户找我要钱时,我才发现这5万块钱是客户的原料款。当我责怪她时,她满不在乎,并说:“钱再多也没啥用,钱不会保佑你,只有奉献了,神才会管你。”我为了这个家和声誉,当时也不敢报案,只好认了。由于王庆叶交了“奉献款”,对“实际神”组织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没过多久她也被提拔为一个小头目。

从此,妻子变得更加疯狂,一心扑在“实际神”上。2008年10月的一天,王庆叶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从市里来了一个头目要给她们开会,让她快去。她还说:“女基督将要降下大灾难,只有虔信她才能得救……,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不要再拼命的挣钱了,赶紧把钱捐上吧!”我一听就知道她又在忽悠我,所以当时就没有答理她。到了2009年3月19日,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县公安机关突然到我公司,向我了解妻子王庆叶向外地一个邪教人员帐户上打了一百万元的情况。听后,我大吃一惊,想到她又把钱“奉献”给“实际神”了。我立即给妻子打电话,却联系不上,回到家,人已经出走了。可这一走就是三年多,至今杳无音信。

“实际神”打着宗教的幌子,一步步地诱人深入,控制信徒的思想,骗取钱财,实在太可恶了,我恨透了“实际神”的邪恶。希望妻子能早日回来,钱没了再挣,只要回来好好过日子,比啥都强。

 

发布时间:2013/1/10 6:05:00

我有话说
相关评论:

1.[袁志强]原因1:由于俩夫妇都是企业负责人,平时工作压力大、繁忙,首先缺乏彼此之间的相互关心,妻子交5万时是一个警钟,应立即停下她手中的工作,静心休养,此时她因劳累过度再加上外界干扰导致无法正常控制自己,酿成大错。原因2:只有把感情基础做好,才能保证一个完好的家庭。当然了,妻子非要走,或者走丢,做为丈夫觉得对的住妻子,那么就只能问心无愧了。(提交时间:2020/2/18 23:15:07)


book 回归社会
首页    34    33    3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