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鹽商和舊時天津的“詩詞大會”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一檔綜藝節目《中國詩詞大會》,掀起了全民讀詩的熱潮。

中國人讀詩、作詩有結社的傳統。

比如大家熟悉的《紅樓夢》中,就有海棠社、菊花社等詩社。

無論古代還是當下,詩社都是人們吟詩誦詠的重要活動地點。

在天津,詩社早在清朝就出現了,後來因爲長蘆鹽商興建私家文化園林,與南來北往的文人名士吟詩作賦,使雅文化成爲天津城市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草堂社可是見諸文字記載的天津曆史上第一個文學團體,在此之前,尚無任何一個社團出現于津沽之地。草堂社的問世,表明詩人群體已經在天津正式形成,這也正是這一地區詩壇勃興的重要標志之一

明朝設衛以後,天津作爲軍事建制,民間流行以“尚武”爲中心的民風。至清朝康熙、雍正、乾隆時期,此種風貌已得到較大改觀,史料稱此時的天津“大江南北知名之士聚集于斯者,踵相接。津沽文名,遂甲一郡,是魚鹽武健之鄉,而爲文物聲明之地”。從“尚武”到“文風蒸蒸日上”,詩社的興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據天津史志記載,天津最早的詩社出現在清朝康熙前期。乾隆初年所編的《天津縣志·黃謙傳》記載:黃謙“與張念藝霔、梁崇此洪、僧世高結草堂社”。此處所說的黃謙、張霔(字念藝)、梁洪(字崇此)及世高,均系康熙前期津門最重要的詩家,可見草堂社乃爲一詩社。天津文史研究者缪志明將黃謙評價爲天津詩壇的“詩伯”,認爲康熙中前期天津詩壇出現繁榮局面,是憑靠黃謙的草堂詩社。

缪志明介紹,草堂社可是見諸文字記載的天津曆史上第一個文學團體,在此之前,尚無任何一個社團出現于津沽之地。草堂社的問世,表明詩人群體已經在天津正式形成,這也正是這一地區詩壇勃興的重要標志之一。根據縣志中所說,天津在康熙中前期出現的這個詩人團社,其主盟者爲黃謙,這也是天津曆史上誕生的第一位姓氏明確的文學領袖。所以說,黃謙生活的康熙前半期,正值天津詩壇的首次勃興。可惜的是,作爲天津詩壇領袖,黃謙在這次詩學勃興中究竟起到了哪些具體作用,由于史料缺乏,如今已經難作其考了,我們只能于張霔、龍震等人的詩集中窺知其所參與的某些詩歌活動。從目前所保留下來的這些詩來看,黃謙實在是寫律高手,除4首爲古體外,余則盡爲五七言律,諸如“逆飛天上雨,橫卷地中雷”“南山丹嶂合,北渚綠雲涼”等詩句,都對仗頗爲工穩,造語亦圓熟老到,顯示出一位詩壇盟主所應具備的藝術造詣。

《津門詩鈔》的價值,在于它在天津文學史的價值,它用很大篇幅的詩歌記錄了清朝初期至中期,以張氏問津園和查氏水西莊爲中心,文人雅集、藝文興盛的天律文壇盛況

真正掀起天津詩風的則是鹽商這個群體。天津博物館有個專題展覽名爲“鹾之韻——長蘆鹽業與天津城市文化”,從中可以看到鹽商對天津城市文化的影響。天津地區瀕臨渤海,具有得天獨厚的鹽業生産條件。明朝初期,天津的鹽業生産由設在滄州長蘆鎮的都轉運鹽使司管理,所以天津附近海區所産的海鹽叫做“長蘆鹽”。清朝康熙年間,長蘆巡鹽禦史衙門由北京遷至天津,長蘆鹽運使司衙門也由滄州移駐天津,從此天津成爲鹽商的大本營,聚斂致富的鹽商也成爲天津社會的中堅。在經濟地位提高後,鹽商們開始提高文化品位,附庸風雅,修建園林,締結詩社,會聚各地文人雅客,大批江浙士子沿運河進出京城時,紛紛落腳津門,由此帶來了“風雅相繼”的江南格調,培養了天津的詩書氛圍,使津沽大地由武健之鄉一躍而爲人文荟萃的“小揚州”。長蘆鹽官們也爲詩、詞、書、畫的繁榮做出了貢獻。其中最著名的,是張霖的問津園,以及查氏的水西莊。

清代詩人梅成棟編纂的《津門詩鈔》是天津曆史上重要的詩集。天津文史學者章用秀認爲,《津門詩鈔》的價值,首先在于它在天津文學史中的價值,它用很大篇幅記錄了清朝初期至中期,以張氏問津園和查氏水西莊爲中心,文人雅集、藝文興盛的天律文壇盛況。

從史料上看,清朝前期的鹽商中以張霖家族最爲著名。張家在康熙年間已成爲家資萬貫的大鹽商的代表。致富後的張家除跻身仕途外,還廣造庭閣園林,先後在金鍾河畔建問津園,在三岔河口附近建一畝園、帆齋,園內垂楊細柳,流水泛舟。在張家的盛情邀請下,一代名流姜宸英、方苞、梅文鼎、朱彜尊、沈一揆、徐蘭等都曾寓居園內。清初現實主義詩人趙執信居問津園最久。趙執信一生坎坷,正當他落拓之時得到張家的幫助。被稱爲“仙才”的清代學者、山西蒲州的吳雯也是問津園的常客,張霖曾爲他在家鄉營構房舍,吳雯感慨萬分,在詩中寫道:“買山原所自,高誼不能忘。”馳名文壇的清代戲劇家洪升的傳世名作《長生殿傳奇》,也是在問津園定稿的。藝術大師石濤曾應張霖之請來帆齋做客,並寫詩述說他與張家的交往。由于張家爲南北名士提供了食宿和書畫雅集的場所,使大江南北的名宿不期自至,在津門開辟了一個重要的詩文書畫活動的場地。

水西莊雅集體現出詩歌“群”的功能,在一次次唱和中主賓都找到歸屬感,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在郁郁不得志的歲月裏,詩酒唱和成爲釋放精神能量的有效途徑

比問津園更著名的,則是鹽商查氏的水西莊。章用秀稱水西莊爲詩詞“大觀園”。以水西莊爲中心的詩詞寫作、探討及著述活動,是天津詩歌繁榮階段的重要標志。

水西莊位于南運河畔,建造者爲鹽商查日乾、查爲仁父子。在水西莊雅集的是哪些人呢?水西莊研究學者劉尚恒說:“一是失意的官僚,二是不得志的文人,三是遁入空門的釋道之家。”學者李瑞豪在研究水西莊時認爲,賓客中不只是不得志的文人,得志的文人也曾流連于水西莊。比如內閣學士英廉曾在水西莊題詩,文淵閣大學士陳元龍不僅撰寫《水西莊記》,而且留有遊賞水西莊的詩,袁枚也曾在春風得意的時候駐足于水西莊。

水西莊當年文人雅聚、吟詩作對的場景,不知是否和如今詩詞大會的盛況相似。據李瑞豪介紹,因爲天津乃南北水陸要沖,爲入都的必經之地,水西莊則是天津的文化標志之一。水西莊雅集體現出詩歌“群”的功能,在一次次唱和中主賓都找到歸屬感,同聲相應,同氣相求。在郁郁不得志的歲月裏,詩酒唱和成爲釋放精神能量的有效途徑,讓失意者不至于因絕望而沈墜,而是將失意與閑情變爲隽永的文字。

涼月好風的天氣,志同道合的酒友,談笑風生的氛圍,或文酒相聚,或對月賞景,或品茗觀書,或閑坐清談,詩歌便是其時最好的娛樂項目。少則三五人,多則幾十人,自然少不了美酒佳肴、絲竹管弦。比如乾隆二年閏重九,查爲仁、查禮集賓客十余人于秋白齋,賞菊唱和,分韻賦詩。有時候就是詩歌宴會,賦詩是最主要的娛樂。如《有懷堂冬夜聯句》就是查爲仁、查禮、李授、王本冬夜閑暇所爲,只爲打發時光。雅集往往是即席賦詩,同題共作。相同的題目,有分韻、分字賦詩、不限韻賦詩等,近似于文字遊戲。聯句詩含有角采鬥智的情趣,分韻唱和雖是衆人集體創作,但展現的不是集體智慧,而是在表現個人才華。規劃好的較隆重的聚會,會限定某一題材,如詠畫、詠某一事件、詠某一人物、詠某一物件等。更多的時候是隨意的聚會,要尋找寫詩的契機,如賞花、贈別等。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已經達到了以詩歌相互認同的目的,通過雅集唱和尋找到一種存在的方式,努力使生命具有情趣與意義。

除了問津園、水西莊等,清早中期龍氏的老夫村、佟氏的豔雪樓、金氏的杞園、安氏的沽水草堂、康氏的南溪、李氏的寓遊園乃至近代“李善人”家的榮園(人民公園前身)等,均是鹽商爲結納南北學人而修建的私家園林,每座園林幾乎都留下了諸多扣人心弦的文壇佳話。

 

發布時間:2019/12/11 13:54:00,來源:城市快报

我有話說

book 津門底蘊
首页    14    13    1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