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曆代名人鑒藏印(一)

 

鑒藏印作爲“詩書畫印”之一的“印”和它背後的印章文化,是中國文化的標志和符號。鑒藏印大致可分爲兩類:一類是用于書畫鑒賞、審定與收藏的印章;一類是用于圖書典籍收藏的印章。自唐宋以降,同一幅書畫經過曆代收藏家的鑒藏,可能在上面钤蓋了大量的鑒藏印章,形成了傳承有序的印章系統——印章,也就成了鑒定書畫真赝的一個藝術元素。曆代書畫鑒藏印最早的書畫鑒藏印,據史書記載是在東晉時期,但我們今天能夠見到的,最早是在唐代。唐太宗李世民收藏鍾繇、張芝、王羲之等人的書畫作品幾百卷,裝幀爲卷帙,他請虞世南、褚遂良等書畫家鑒別真僞,然後以“貞觀”印钤蓋中縫,作爲識別標記。後來還有“貞觀”、“集賢印”、“翰林之印”等,都是皇家鑒藏印章。皇帝帶頭,群臣動手,私人鑒藏印也大量湧現,著名者有魏王恭“龜益印”,太平公主驸馬武延秀“三藐毋馱”梵書玉印,虞世南“虞世南”印,褚遂良“褚氏”印,張彥遠“河東張氏”印,等等。五代及宋,承前啓後,鑒藏印更多。兩宋以宋徽宗、宋高宗最爲著名,金以金章宗爲最。宋徽宗趙佶是獨創“瘦金體”的大書法家,花鳥畫大家,徽宗朝內府常見的書畫鑒藏印達十余方,有“禦書”葫蘆印、“雙龍”圖印、“內府圖書之印”等七方連用最具特色,每方印都有固定的位置。金章宗內府也用此法,用“秘府”、“明昌”等七印連钤。靖康之難中,金兵攻入東京,擄走徽、欽二帝,內府圖書名迹散失殆盡。南宋高宗即位後,廣泛搜羅,使紹興內府的收藏不減宣和,高宗的鑒藏印也有20多方,以“紹興”引最爲常見。宋代的私人書畫收藏也很發達,蘇簡易、蘇蓍、蘇舜欽、蘇泌等一門四代,均好收藏,流傳至今的唐懷素《自敘帖》上就有“許國後裔”、“四代相印”等五方家藏印。米芾的自用印有上百方,分好幾個檔次,其中“辛卯米芾”、“米芾之印”、“米芾氏印”等六方玉印,是最上檔次,“有此印者皆絕品”。南宋則以趙令疇、趙與懋、賈似道的鑒藏印爲最著名。有宋一代,私人書畫鑒藏印已數不勝數,後世更是浩如煙海。元代元文宗有“天曆之寶”、“奎章閣寶”等印。魯國大長公主有“皇姊圖書”印,今天常見。私人有郭天錫“佑之”印,趙孟瞓“子昂”印,等等。明代有“典禮紀察司印”,是內監掌管藏物的印記。私人有文徵明、文彭、文嘉父子“停雲館”印,項笃壽、項元汴兄弟“天籁閣”印,等等。清代乾隆皇帝有在所藏書畫上題款钤印的癖好,鑒藏印數不勝數。“乾隆禦覽之寶”、“石渠寶芨”、“三希堂精鑒玺”等八方較常見,收藏于乾清宮、甯壽宮、養心殿、禦書房等不同地點的,還會加蓋那個地方的鑒藏印。他是中國曆史上壽命最長的皇帝,所以還有“古希天子”、“壽”等印章。清代的私人收藏印,有陳定、梁清標、孫承澤、曹溶、高士奇、怡親王永祥、安岐、缪曰藻、謝希曾、吳榮光、畢泷、畢沅等人的,但凡書畫上有他們的收藏印,大都優多于劣。到了近現代,就多到無法舉例了。印章的書畫鑒定功能宋元以後,一幅書畫作品上面少不了作者的款印、齋館印和閑章,再就是曆朝曆代的鑒藏印。作者的印章多的達幾百方,鑒藏印章也有它自身的體系,所以通過印章來鑒定書畫,是一門學問。書畫鑒定包括藝術鑒定、技術鑒定和學術鑒定,印章雖小,它的鑒定卻涵蓋了這三大方面。1.文、形、質、色、钤無論是書畫款印還是鑒藏印,在印文、印形、印質、印色和钤蓋部位等方面,各個時代都有一些變化。印文從唐宋到元明多爲小篆,但明末和清代則喜用古篆、缪篆。印形一般是方形、長方形、圓形、橢圓形、葫蘆形,宋、明時代還有奇異形式如鍾鼎形,到清代又不易見到了。印質,古有銅、牙、玉等材質,印文筆畫比較凝重、光滑、呆板。元末明初出現了浙江青田、福建壽山等石材軟硬適中,能表現各種刀法,但又有所側重。不能不說清代“皖派”、“浙派”等印章風格,與當地所産石材沒有關系。印質不同會影響到印文筆畫的效果,能幫助我們識別用不同質的東西來翻刻僞印了。印色,唐、五代大都用水印,後來又有白芨水印和蜜印,使印文走樣,模糊不清。南宋油印漸多于水印,到元代水印就絕迹了。印色以大紅爲主,兼有帶深紅色或帶紫色、黃色的。印色可見新、舊,舊色無火爆氣,新的則油光四射,朱色奪目。有的作僞者用燒酒浸濕燃火,有的用印泥和以醬油再钤蓋,可以做舊。有的書畫保存特別好,舊印如新。清代宮廷多使用“八寶印泥”,印色經久不褪。根據印色可以幫助我們鑒別書畫真僞,但又要參考別的藝術元素。印章似乎是比較刻板的東西,但同一方印章在钤印時卻可以出現許多不同的效果。因爲印泥有幹有濕,用力有輕有重,墊底有厚有薄,紙有光、毛、粗、細的不同,還有的印章因使用的年頭太久,出現磨損而前後不一致的情況,這些都爲印章鑒定增加了難度,又提供了機會。鑒藏印的钤蓋部位是有一定規律的,手卷大都在本幅前後下方角上,偶有钤在上邊角上的。長卷的接縫處往往有鑒藏家的騎縫印。挂軸、冊頁等總钤在本幅左、右下角或兼及上角、裱邊上的,位置如果不對就有問題。像宣和七玺、乾隆五玺更是有嚴格的規格。還有一些私人收藏家,也有自己的钤印習慣,這些都可以幫助我們鑒別書畫的真僞。2.書畫印章的做假方法主要有三種:一是翻刻,二是臆造,三是鋅版。翻刻,就是依照書畫上的印文,自己摹刻一方同樣的印章,這是最容易識破的。即使翻刻者手段再高,筆法部位總與原印有異,特別是時輕時重的運刀技法,要完全仿效十分困難。而且翻刻的印章因爲要亦步亦趨地模仿,很難氣脈貫通,難現原印神韻。現在這種作假手法在高仿赝品中很少見到了。臆造,就是憑空篆刻一方印章,印文往往是名家的字號或詩句,使人無法對比,給鑒定造成困難。但只要對一個時代、一個作家的印章看熟了,也容易辨其真僞。篆刻技法是有發展過程的,篆刻家不可能超越時代掌握某種技法,而作僞者總是會不自覺地把自己的技法帶出來,留下蛛絲馬迹。這種作假手法在今天信息化的時代更難蒙住買家了。鋅版,是在現代照相技術發明之後才出現的,是把印章樣本(如用原印打下或照相),複制在鋅板上,通過酸溶液腐蝕做出假印。其特點是不容易走樣,做得好的很難辨別,但其破綻是比較呆板。同真印對比,往往能辨別其中微妙的不同。3.學術鑒定一枚印章在一位書畫家、收藏家那裏,是在哪個時期才出現,哪個時期用得多,哪個時期以後就難得一見,這些都對鑒定大有裨益。以印章來輔助鑒別書畫的真僞和斷代,其作用與款字、題跋同樣重要。但即使是真印章,也不能保證該件必爲真迹,因爲印章既可以爲同時代人竊用,也可以留給後世,所以不能保險。用印章來斷代,也只能斷前,不能斷後,這樣的例子很多。曆史上丁輔之曾把丁敬、金農的印當做收藏章蓋在自己的書畫上。天津市藝術博物館有一本《法若真山水冊》,其中有些印章蓋在經修補後的破洞上,完全不合乎用印格式,原來是他的孫子法光祖幹的事。《虛齋名畫續錄》卷三王芑孫在王武花卉冊後題跋中也說,王武所用的印章,在他死後爲其曾孫世坤、從曾孫世泳用在他們冒充王武的僞作上。以上都足以說明後人可以使用前人的遺印。一幅書畫作品上的收藏印,往往有許多方,有的全真,有的全僞,有的有真有僞,都要具體分析。但收藏印還是有很大作用的。它可以前代收藏家的眼光幫助我們堅定對作品確認的信心,也可以以收藏印確定書畫作品的時代下限,即使是無款作品也可以確定它不會晚于收藏者的時代。

 

發布時間:2018/6/1 10:49:00,來源:书楼寻踪馆

我有話說

book 藝術鑒賞
首页    26    25    24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