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谢稚柳笔下的雪景山水

 

谢稚柳《江山素裹》

[提要]稚柳的绘画,没有名师传授,属于自学成才。他早年的画作,始终散发着一种幽思情味,晚年对五代南唐杰出画家徐熙落墨法的迷恋,使得他画风一变再变,最后破茧而出,一飞冲天。

谢稚柳的绘画,没有名师传授,属于自学成才。他早年的画作,始终散发着一种幽思情味,晚年对五代南唐杰出画家徐熙落墨法的迷恋,使得他画风一变再变,最后破茧而出,一飞冲天。

张大千在评价谢稚柳的一幅作品时曾道:

别来岁岁滋烟尘,画里啼猿怨未申。

天下英雄君与操,三分割据又何人。

张大千,吞吐大荒,固然堪称一世之雄,可是在他心里,能和自己在画艺上颉颃雁行,并驾齐驱的,恰恰为这位“柳弟”。

谢稚柳将徐熙仅用于花竹的花鸟画技法推演为山水画创作的绘画方法,形成了“落墨一军”。

从潇洒谨严的宋元规范到老去粗豪的落墨格调,谢稚柳的山水也由苦篁斋里的清新明媚,变成了壮暮堂里爽迈雄健的大江东流,徜徉在他烟云懵懂的云山雾色中,你会顿觉满身的尘嚣涤荡而去。

展开这幅谢先生描绘雪霁黄山的画作,最令人惊心动魄的定是落于纸面浓烈的色彩。色彩的表现是客观的,它是光影,原色的再现;色彩也是主观的,它更是画家内心情感的流露与生发。“霁”,雨雪落后初晴也。当阳光照射在覆盖着皑皑白雪的群峰上时,由于阳光的折射与周遭景物的反射所表现出的不正如画中描绘的那样绚烂。石青石绿的温润,洋红的浓烈,加之墨色的浸润,大千世界的玄妙与不可思议被谢先生转化成了可能与美妙。云雾缭绕群峰,愈见壮阔;古松虬曲盘旋更增灵秀之致。绚烂归平淡,不仅仅读到了画中山水间的绚烂,还有谢先生驾驭波澜壮阔的一份淡定与从容。

《江村霁雪图》作于1947年。题款中的云章先生,全名贺云章,出生于旧上海一殷实家庭中,自幼喜爱书画,与海上画坛多位名家来往密切,张大千亦为他的至交。谢稚柳也是在当年随张大千拜访贺云章家时,将《江村霁雪图》赠与贺云章的。

《江村霁雪图》以三段式构图,远景处群山起伏,白雪皑皑,将雪后山川的佳境表现得一览无疑。中段峰峦岩岫拔地耸立,山体奇峰突兀,银装素裹;山头处树木繁丛,绿色荫荫,似乎要在这冰天雪地之间表现其顽强的生命力;山脚下有一村落,村中屋舍也都披上了银装,显得格外清新、舒爽,村中的树木竞相生长,一派枝繁叶茂的景象。近景处为一山坡,坡道两边古树林立,盘曲交错,给人以遒劲挺拔、苍劲古拙之感。又有一红衣老者纵白马于坡上,蓝衣童子紧随其后,望其去处,正是那山脚下的村落,是叶落归根?还是深山访友?绝妙的构局留给人无限的遐思,并使中、近两景遥相呼应,相映成辉,令人不禁拍案叫绝。各景物之间则是大片的湖泊,蔚蓝的湖水反衬着四周的雪景,使天地之间的山水情景得到了完美的平衡。

本幅写雪景,重山叠障,积雪披纷,入眼一片苍茫。楼阁叠泉,隐现于林荫遮护间。下见寒江悄寂,仅得孤舟于其上。上方天际空间以淡墨晕染,山体积雪部分以留白处理,江面染成浅蓝,令画面倍觉明净清朗,寒意自生,有空灵飘逸之意境。画家于一九四七年得睹董源、巨然两剧迹,对其钻研董北苑画法影响尤深,亦引领出日后创作的路向。本幅写于同年底,从中自见北苑面貌,亦为画家笔下习董之杰构。

谢稚柳晚年研究徐熙“落墨法”,墨彩相依,自成一格。此副雪景山水谢老大胆落墨非常人所敢为,堪称先生“江南画派”的雪景青绿山水经典之作。

通览此幅画作,结构布局严谨,包罗气象万千,既有宋元遗风的继承,又有画家对江南山水风云变幻的把握和理解;既有挥洒泼墨的大气魄,也有精微细腻的笔触,可见谢老深厚的学识修养和非凡的绘画技巧。

云彩层次丰富且变幻莫测,以青绿色作大色块大笔渲染,又以皑皑雪山作色泽对比。云层变化之下巉岩绝壁,山峦奇伟,数株红叶绿树鲜艳娇丽,凸显在画面的中心位置,格外引人注目。尽管是点缀的树木,可叶片却画得细腻精到。尤其是雪景的处理叫人拍案叫绝,谢老巧妙地留白或者以钛白皴染,以及和浓淡适宜的墨色对比给人们展现了一幅冰封万里、白雪压枝的奇妙江南冬景。

谢稚柳 《雪景霜林》


谢稚柳《黄山雪霁》1980年作

 

发布时间:2017/5/27 18:05:00,来源:搜画艺术

我有话说

book 艺术鉴赏
首页    24    23    2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