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正常是一種境界

 

人本網藝術鑒賞

人們習慣上總是把正常視爲正常,其實這是不正常的。

爲什麽這麽說呢?這是因爲,人們習慣上認爲正常的事物,不過是某種強力條件加持那個事物並造成人的感覺經驗扭曲而已。譬如有人說你爹你媽不是最親的人,最親的人是太陽,是月亮、星星、狗熊、雞或者其他什麽勞什子,而你也就真的這樣認爲了,你甚至覺得這很正常,誰能說這個“正常”是正常的?可見,謊言是把正常變爲不正常的必要條件,沒有了謊言也就沒有了不正常,反之,活在真實中,是一個正常人生活在正常之中的最重要條件,沒有其他。

老子有言:“道可道,非常道。”我們可以引申爲“常可常,非常常”,意思是:常可以是正常的,而不正常也可以被認爲是正常,而這裏的所謂正常恰恰是不正常的。還可以換一句話說:在不正常的時候你所認爲正常的東西,到正常的時候就是不正常的了,也只有到了這個時候,你才真正回到了正常之中,回到了真實之中。“正常”之所以重要,就是因爲正常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極爲奢侈的東西,遠非唾手可得之物。

無奈的是,我們在絕大多數時間裏都活在貌似正常的不正常之中,正常反而成爲了精神視界中明亮卻又極爲遙遠的寄望,我們奔行一生也未見得能夠看得到真正意義上的正常。倘若你不聰明,試圖把寄望變爲現實,于是想說點兒什麽做點兒什麽,這時候會發生什麽事情呢?一定會有一種力量(我稱之爲“強力”)站出來提醒並警告你說:“你這樣就不正常了,不要這樣。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你將要付出代價。”這不是威脅,這是真真切切的危險——誰願意付出幸福與安逸、丟失掉所有利益在行走著的這個世界換取一個不正常的名聲呢?于是在強力面前絕大多數人就都選擇了妥協,選擇了忍讓,選擇了隨波逐流,故意遮蔽精神原野上的那團光亮,讓自己正常而舒適地活在晦暗與庸膩之中。這意味著一個社會標准件,或者說,一個非常正常的人誕生了。

也有相反的情形,人的一生都在與不正常搏鬥,然而這種搏鬥就像堂吉诃德跟風車搏鬥一樣,是荒謬的,徒勞的,甚至是與其本意相背道而馳的——這是因爲,如果不撤除掉強力(我們可以具體地描述爲“謊言加強制”)這一作爲“源”的條件,人的任何努力都會演變爲滑稽戲,在這樣的戲劇中,對所謂不正常的推拒恰恰是對正常的阻抗,反之,對正常的接受與認同,恰恰意味著你邁進了不正常之門,從此以後你與真正意義上的正常必定漸行漸遠,這已經成爲了一些人的宿命。

爲什麽會這樣呢?

這是因爲,當人性被強力入侵的時候,人性必定喪失本真的色澤與形態,這意味著人生的內在驅力被寄主所掌控,“搏鬥”成爲了與自我所要求得到的東西毫不相幹的東西。譬如說價值,在最淺顯的意義上,價值就是被認可。被上帝認可是認可,被魔鬼認可也是認可,這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情形:前者意味著他像人那樣做了他所能夠做的,後者則意味著他無意或有意成爲了魔鬼手中的玩偶甚或成爲了幫凶,于是我們才在這個世界上看到兩種人:一種是求作奴隸而不得的人,一種是暫時做穩了奴隸的人。這是絕大多數人的存在樣態。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盧梭語)這句話,真可謂是道盡了人生的萬般艱難。這裏所說的“枷鎖”,何止強力那麽簡單,人更多的面對著自我中極爲虛弱的部分啊!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才認爲正常是一種境界,一種高尚的境界——沒有锲而不舍的追求,沒有對人生意義的深刻體認,沒有對祖國和人民的道義擔當,沒有舍我其誰的氣概,人是絕無勇氣摒棄不正常,將正常作爲最高追求去追求的,因爲他將付出極高的代價,過非常不正常的生活,即使到死也不會得到“正常”的評價更不要說被褒獎,他們是孤寂的邊緣人——他們的源于信念的選擇和時代賦予他們的使命把他們安放到了這個位置。所有爲人的尊嚴而而奮鬥而犧牲的人,都是值得敬重的,不管他是否被認爲正常,也不管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哪一個角落,是否被人知道。

人是精神的容器,正是在這一點上,才把人和動物從本質上區分了出來。動物的本能是延續生命,不具備價值判斷的能力,世界在它面前也就無所謂正常或不正常——你很少聽到到一只豬抱怨說:“我過的這是他媽什麽日子啊?”人不是這樣的,人總是在試圖尋找適合于人類本性的存在,盡管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被扭曲,被誤導,然而他從未停下腳步,這是因爲遙遠時空中的那團被稱之爲“正常”光亮還在,它永遠都召喚著他,沒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夠阻止人走向它。反過來說,那些試圖阻止人走向正常的人(我前面所說的“強力”)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你阻擋得住江河的奔湧嗎?你阻擋得住日月星辰的光耀嗎?你阻擋得住岩漿的湧流嗎?你阻擋得住造山運動嗎?你阻擋得住大自然以真實面貌出現在人的眼前嗎?你阻擋得住萬物呐喊出它們的聲音嗎?你阻擋不住的。江河永遠都在奔湧,岩漿永遠都在湧動,大山隨時都會崛起,被遮蔽和塗抹的大自然總有一天會重新變得馥郁芬芳,萬物的低吟和私語總有一天會響徹雲霄……到那時候我們才可以說,我們值了,我們所做一切都得到了報償,因爲——我們進入到了完全嶄新的境界,這個世界回歸正常了。

面對此情此景,我們當然有理由贊歎說,這是多麽崇高的境界!這是人類的偉大節日!可是你意識到過麽?偉大和崇高竟如此樸素、如此簡單,它只需要正常,其他什麽都不需要了。就是這麽一點兒需要,要真正實現起來也是難乎其難啊,多少人喪失了自由乃至于生命也未見所得啊!生活,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成爲一種抗爭的,這對每一個人都是如此。

 

發布時間:2020/1/9 16:24:00,來源:爱思想网

我有話說

book 文友筆會
首页    43    42    4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