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书香与气度

卞毓方

 

人本网艺术鉴赏

我住在七楼,楼道出口挨着图书馆(在我眼里,其实就是一个图书室)。架上的书籍,清一色为英文。这合着游轮的身份,它是美国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公司旗下的一艘。注册地巴哈马,通用的也是英文。

登船第一天,我就把架上的书籍浏览了一遍,确信,没有英语之外的文字;我感到遗憾,当然怪自己不擅英语,也怨船方缺乏地球村的目光。你看,联合国除了英语之外,还规定了另外五种常用语,即阿拉伯语、汉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游轮既然想把生意做到全世界,文字就不能闭关自守。

图书馆提供免费借阅,这很好,台桌摆着登记簿,你只要写上书名、房间号,就可把书拿走。

从记录看,借书的名单,日日在拉长,他们或许借回房间看,更大的可能,是坐在、躺在阳光下的甲板看。待在现场阅读的,寥寥无几。

首日,始终只有一位老先生,坐在沙发前排,专心致志地翻书。我心忖,他也许是图书馆管理人员。

晚餐后,老先生还守在那里,更增加了我的猜测。

次日,海上航行,天的茫茫覆盖着海的茫茫。图书馆热闹起来,都是和我年纪不相上下的老头儿、老太太,大概嫌房间郁闷,甲板嚣杂,聚到这儿,呼吸可嗅可闻而不可买卖的书香。

是晚,我借图书馆整理笔记。我之外,还有一位老先生。不是昨天见到的那位,年纪更大,头发更白。

谁都不说话,他看他的书,我写我的笔记。

两小时后,老先生依然没有离场的意思。我得撤了,我想到要写一篇游记,我喜欢躺在床上构思。

是夜,凌晨两点,翊州出去打开水。

问他图书馆是否还有人。

有,他说,一个老太太。

释然,不是那位老先生,他终于也撤了。

吃惊,接替他“岗位”的,竟然是一位老太太。什么样的老太太、在度假的游轮上、夜这么深了、仍然、待在图书馆看书?

第三天,发现泡图书馆的,都是白人老者。我没有种族偏见,并不是说只有白种人才喜欢读书。我只是呈述事实,指证的是图书馆现场。至于那些把书借走的,我无法核实。

对了,那天晚上,我遇见一组六人亚裔团体,占据了图书馆中间部分的沙发。不过,他们不是读书,是玩牌。我没能弄清他们的国籍,因为人人如哑巴,只管用目光示意,用手指出牌,一声不响。

顺便提一下,我们一行二十四人的团体,曾想借图书馆一隅开会,馆方不允许,理由正大得让人无话可说:众声喧哗。

第四天,感慨在图书馆流连的老人,一律着装整齐。虽然不像出席船长晚宴那样,恭而敬之地“正装”。以首日邂逅、尔后时常碰面的那位老先生为例,银发纹丝不乱,短袖、长裤、皮鞋,在在都像量身打造,浑然一体而又活力四射。

第五天,惊讶沉醉在书香里的老人,身材都保持得很好。似乎一跟书打交道,就等于进了健身房,不论男女,都胖瘦得衷,修短合度。

是的,那些满甲板转悠的超级肥胖族,一个也没有在书架前出现。他们,请原谅我的一叶障目,他们留给我的典型镜头,就是手抓一个印有皇家加勒比标志的大号水杯(价值一百多、二百多美金,持之可免费领取游轮提供的十二种饮料),里面盛了可口可乐、雪碧之类,一边开怀畅饮,一边翻看手机。

第六天,我半夜醒来,睡不着,为了不影响翊州,跑到图书馆写笔记。在那儿碰到两位老者,一男一女,可能是夫妇,也可能不是,因为一个前排,一个中间,而且互不言语,形如陌生,让人难以定义。我选择后排,奋笔疾书。临了,打算回房,看到他俩像钉子那样钉在座位,腰板笔挺,全神贯注,活像图书馆的某种象征。

第七天,也就是今天,游轮从墨西哥的科苏梅尔岛返航。晚餐后,我去到图书馆,仍旧坐在后排,整理白日的见闻。末了,从挎包拿出一本中文书,堂而皇之地插上书架。

我想用这种方式提醒船方,图书文种要为游客着想,尤其像我这种来自东方的少数游客。

你问书的名字,对不起,我不便透露。

——不会是你自己的书吧。

哪能呢?你想,出境度假,谁还会带着自己的书。再说,你看我像那种挖空心思、见缝插针、无耻推销自己的人么。

我自有我自己的、也是民族的尊严。

 

发布时间:2020/9/27 9:44:00,来源:爱思想网

我有话说

book 文友笔会
首页    44    43    4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学 反对邪教 端正信仰 弘扬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协会版权所有  推荐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