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卓尼土司與中央紅軍

 

在青藏高原東部的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卓尼縣,建有一座土司革命紀念館。這裏紀念的就是與中央紅軍有極深淵源的第19代卓尼土司楊積慶。楊土司與紅軍的故事要從1935年說起。

1935年9月12日,紅軍長征經過山高谷深的俄界(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疊部縣達拉鄉高吉村),住在阿如家的毛主席提議並主持召開了著名的俄界會議。這次會議對確定紅軍北上進入甘肅的戰略方針,與張國焘分裂黨和紅軍的錯誤作鬥爭,勝利完成長征,具有極爲重要的意義。

楊土司(楊積慶)是卓尼第19代土司,從小“聰明過人,幼習漢書,漢文漢語,皆甚通暢”。(範長江對楊土司的評價)。。。。。。1935年8月和1936年9月,紅軍長征經過其轄區,蔣介石集團三令五申,要楊積慶“堅壁清野”、“築碉扼守”,並以重金懸賞擒斃毛澤東等人爲誘惑,以“失地縱匪論罪”相威脅,要求拒紅軍于境外,滅紅軍于境內。但在紅軍長征經過甘南藏區時,楊積慶假意受命,實則備糧借道並與紅軍聯手抗日。可以說,紅軍在長征路上遇到的少數民族部落首領中,就政治眼光、個人素質與思想傾向而言,楊土司這樣的優秀人物可謂鳳毛麟角。

紅軍在9月12日突入甘南疊部地區,踏入楊土司的領地,並召開了著名的“俄界會議”,確定了紅軍應堅持向北進軍的戰略,在川陝甘建立根據地。而進入藏區的紅軍此時處于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實際上許多紅軍戰士久經鏖戰,備受煎熬,衣食無著,已經饑疲欲倒。楊土司對紅軍態度如何決斷,無疑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紅軍北上行動的成敗。

1935年8月底,林彪和聶榮臻率紅一軍團甘肅境內的進入達拉溝之後,蔣介石似乎就發現了紅軍北上的意圖,他一會兒坐鎮成都,一會兒飛抵西安,傾其西南、西北之兵力,分南、中、北三路,“包剿”朱德、張國焘率領的從草地南下的四方同軍;“封堵”毛澤東、周恩來率領的紅一、三兵團和中央縱隊;“追剿”徐海東、程子華的紅二十五軍,尤其是當他們發現紅一、三軍團出川北上之後,火速調集二十萬大軍,從南北兩路同時向甘川邊境地區推進,企圖將我北上中央縱隊和一、三軍團消滅在達拉溝至臘子口以南的漢藏結合部地區。

早在中共舉行俄界會議之前,國民黨甘肅綏靖公署主任朱紹良就奉蔣介石之命,將魯大昌新編第十四師和唐淮源第十二師調到夏河、洮岷地區,對紅軍實施“嚴密警戒”“並相機截擊。”隨後,他又命魯大昌重兵死守臘子口,同時,他還命令卓尼土司兼國同黨洮岷路保安司令楊積慶將所屬二萬地方武裝,部署于疊部溝(即達拉溝至臘子口)和洮岷一線,全力配合魯大昌的十四師,共同“相機截擊、殲滅”北上紅軍。

而此時的軍閥魯大昌卻儀仗自己的勢力,驕橫霸道,在甘南這片自古就是卓尼土司的封地上,對主人楊積慶發號施令。要楊積慶拆除沿途棧道,實行堅壁清野,分兵各處襲擾並從後路堵截紅軍。這自然引起了楊積慶的極大不滿,而魯大昌也是洮岷這片土地上成長起來的軍閥,早就對土司楊積慶處處擺“主人”譜的樣子心懷不滿。俗話說,一山容不得二虎。因此,兩人早就貌合神離。在對待紅軍的問題上,態度更是不同。當魯大昌駐防岷縣,重兵防守臘子口,准備利用楊積慶遍布甘南各地,特別是疊部溝的藏兵,沿途反複襲擾、疲憊、遲滯紅軍,進而將缺衣少糧,人困馬乏的北上紅軍,最後一舉消滅在臘子口的深山峽谷之中,以絕後患。楊積慶知道紅軍是“不壓迫番民的紅漢人”,也聽說紅軍進入達拉溝後,正逢秋雨連綿,當地天氣陰沈,道路泥濘難行,加之,達拉溝溝深谷狹,橋深棧道殘損不堪,大隊人馬很難迅速通過,因此楊積慶對紅軍處境深表同情。但是,他也迫于國民黨政府和朱紹良的壓力,爲了在夾縫中保存實力,求得生存,他一方面響應命令,調兵遣將,掩人耳目,一面又冒著很大的風險,暗中派心腹人物與紅軍取得聯系,表示願將手下的二萬藏兵分散各處,不與紅軍爲敵,並願意幫助紅軍,“盡快走出自己的領地”,隨後,他命令下疊部倉官楊景華等人“沿途不要堵擊紅軍;不向紅軍放冷槍;不搶劫紅軍隊伍;不堅壁清野轉移糧食。”還指令尼傲總管盡快把遭雨水破壞的達拉溝棧道、尼傲狹木橋修好,讓紅軍盡快通過甘南藏區。

楊景華等人很快按土司命令,召集疊部各旗總管、頭人,按土司命令分散武裝,抽調部衆,搶修達拉溝、尼傲峽棧道、橋梁。隨後,他又命楊景華秘密到崔谷倉與紅軍接頭,在紅軍過境時開倉放糧,當時正好毛澤東正率領隊伍從旺藏經過白龍江仙人橋,翻越卡拉尼巴等兩座大山,向臘子口方向開進。

9月16日,紅軍路經崔谷倉。楊景華即遵照土司的命令爲紅軍開倉放糧,給每個過路紅軍提供十斤小麥,在崔谷倉囤積30萬斤的小麥全部開倉放完,他們又打開另外一倉,放出半倉,讓過路紅軍全部裝上了糧食,解決了紅軍北上糧草不足。同時,宰殺一百頭牛,數百只羊來招待紅軍戰士,使紅軍戰士美美地過了一把肉瘾,體能得到了極大的恢複,還給每位紅軍戰士配備了禦寒的衣物。

爲此,紅軍總政治部過路人員,懷著感激的心情在糧倉的倉板上寫下了:“此倉內糧是楊土司莊稼糧,希望各單位節約用糧”的告示,並在倉內留下蘇維埃紙幣兩捆,作爲糧款。

1936年,紅二、四方面軍出川北上,蔣介石聞訊以後,又命令朱紹良以魯大昌的新編14師和楊積慶的地方藏軍,在岷縣、洮州(今臨潭)和西固(今舟曲)嚴加防範,同時急調胡宗南部進入陝甘、調川軍兵將進入甘南地區,圍堵紅軍。

8月5日,紅二、四方面軍進入楊積慶所轄疊部溝一帶。楊積慶土司再次給紅軍讓路濟糧,支援紅軍通過藏區。他還主動撤除所轄疊部的防衛,秘密派人爲紅軍帶路,讓紅軍沿著紅一方面軍北上路線向前進發。僅紅軍從達麻寺到鹦哥花園,一路上就得到了土司幾百石糧食的接濟。使紅四方面軍順利再克臘子口,在臨潭建立了蘇維埃政府。當紅軍離開藏區後,楊積慶土司又命令所屬和中部落收留、安置失散在藏區的紅軍傷病員200多人。

然而,楊積慶土司所做的這一切,被視楊積慶爲心腹大患的魯大昌等人視國“私通紅軍。”1937年8月25日,魯大昌串通國民黨特務進行密謀策劃,利用土司內部矛盾,派其心腹營長率隊潛入楊土司住地博峪,策動楊積慶土司手下團長姬從周、方秉義發動叛變,將楊積慶土司一家包圍官宅之內。楊積慶土司等人當即進行武裝抗擊,但是終是寡不敵衆,與長子楊琨、長媳、孫女等人,倒在了國民黨的槍口之下。

卓尼第十九代土司楊積慶,就這樣倒在了史稱“博峪事變”的槍聲中。

同年農曆8月11日,年僅8歲的其次子楊複興繼承第20代土司。1949年春,楊複興畢業于國民黨陸軍大學將官班,1949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一野主力進軍甘肅,楊複興主動與共産黨取得聯系。9月,率部起義。1950年初,楊複興主動宣布在卓尼廢除封建土司制度。同年10月,周恩來總理,親自致信楊積慶先生次子楊複興先生,對當年楊土司讓道濟糧表示感謝。1953年10月1日,甘南州成立,楊複興任自治州副州長,甘南軍分區副司令員兼卓尼縣現在。1955年,楊複興被授予中國人民解放軍大校軍銜。1956年12月26日,楊複興加入中國共産黨,2000年1月1日,楊複興在北京逝世。

1994年,甘肅省人民政府追認楊積慶爲革命烈士,楊成武將軍親筆爲楊積慶題寫碑銘。2012年,楊土司故居原址改建爲卓尼縣楊土司革命紀念館。爲紀念這段曆史,2013年電影《卓尼土司》上映。

 

發布時間:2021/1/11 14:44:00,來源:中红网、甘肃省红色纪念馆网

我有話說

book 大千世界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