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扭曲人生癡情下的反思

理良

 

人本網藝術鑒賞

一名七十余歲的老人,因癡迷“法輪功”,在迷途中走過了二十多年的人生曆程,不知不覺中走向了違法犯罪道路,最終在自身疾病和疫情中,經過引導教育幫助走出了精神桎梏,歸入正途。

步入歧途,癡迷不悟

王苟文(化名,女,1945年生),家住陝西省西安市某大學家屬院。她本來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丈夫原爲西安市某大學幹部,兩個兒女也很優秀,有著一個讓人羨慕的家庭。王苟文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改革開放的大環境下,承包了原所在單位印刷廠,步向了事業的輝煌,令人們稱道!

在這樣一個平靜和諧的家庭氛圍中,生活本身充滿了希望,不幸的是一切最終都被打破了。1997年王苟文經西安“法輪功”重要人物黨某介紹,接觸並加入了“法輪功”組織。王苟文通過學習李洪志的《轉法輪》以及若幹“引路”人的“理論”交流灌輸,一發而不可收拾,深深癡迷上了“法輪功”,既相信了“法輪功”包裝的“真善忍”“做好人”,也相信了什麽“業力”學說。王苟文被洗腦後,特別對習練“法輪功”聽李洪志的話,就能“消業”及擺脫“輪回”並走向“天國世界”,最終實現圓滿成仙成佛,這樣一套荒誕理論十分感興趣和癡迷。自此在邪路上對人生有了不同的解讀。

王苟文在當時曆史背景下,步入了歧途,並在西安市乃至陝西省“法輪功”的圈子裏先後結識了“法輪功”骨幹人員黨某、馬某、朱某、高某、李某等人,成爲了李洪志的忠實信徒,不斷在“法輪功”的圈子裏走動。雖然老伴及兒女們堅決反對,但她始終不改,深陷“法輪功”而不能自拔,長期癡迷不悟,開啓了二十余年的所謂“法輪功”“修煉”曆程,滑向了不歸之途。

以身試法,扭曲人生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然而,王苟文並沒有像大多數誤入歧途的習練者一樣,回歸正途,而是在受李洪志及其“法輪功”的造謠蠱惑下,認爲修煉是自己的事,說什麽修煉人講“真善忍”“做好人”,沒有什麽錯,從內心深處想不通。

王苟文在“法輪功”邪教組織的煽動下,2000年與西安市的黨某等十余人進京“上訪”,進行違法活動,被現場抓獲,回到西安後因擾亂社會秩序被公安機關依法治安拘留十五天。其被打擊處理後並沒有接受教訓,反而在違法的路上愈陷愈深,先後數十次偷偷地在西安市各道路、商場等場所散發“法輪功”傳單、光盤、護身符等,對路人宣傳“法輪功”並進行所謂的“三退”宣傳,同時與各方面“法輪功”人員密切地交往。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9月8日,與王苟文長期接觸的一名“法輪功”習練者李某,騎電動自行車帶著王苟文來到西安市南郊某超市門口,在路邊向路人散發“法輪功”傳單,被當場抓獲,在他們隨身攜帶的手包中發現了“法輪功”的各種資料。經公安人員在王苟文家(王苟文與李某共同居住)搜查後,發現了驚人的成箱“法輪功”刊物七百余冊,U盤十余個,以及各種“法輪功”反宣資料,此居所成爲了西安市近年來發現的“法輪功”資料重大的窩點。事發後,兩人分別按法律程序被公安機關依法刑事處理,王苟文後經身體檢查,因血壓收縮壓高達220,被取保候審,在家等待法律的處理。

病情突至,“信念”近毀

多年來,王苟文因爲相信“法輪功”能治病,李洪志能給弟子清理身體,所以長期以來幾乎沒有到醫院看過病,誤以爲因爲習練“法輪功”而身體受益,這也是其堅持“法輪功”不思改悔的一個重要因素。

王苟文老伴在2009年6月得了腦梗身體留下後遺症,至今腿腳不便。其曾想過:師父講,一人練功全家受益,爲什麽老伴還是得了嚴重疾病?後來終于“悟”出了答案,是老伴反對我練“法輪功”,所以師父沒有保佑他。

王苟文因身體原因取保候審在家,在思考中曾經想過自己這次違法後在醫院檢查程序中,出現高壓的情況可能是因身體緊張造成的,自身並不是真正有病。甚至想過是自己因堅信堅守“法輪功”感動了師父,是李洪志師父施法救贖自己免于遭受刑事打擊。

2020年春節期間,王苟文在院內散步,突感不適,站立不穩,栽倒在地。後被救護車送達醫院搶救,經檢查發現其發生了嚴重腦梗。這次因身體出現嚴重情況並經曆了搶救,對王苟文精神上打擊很大!她想到自己一門心思信師父,學法練功,到底得到了什麽?圖了啥?最後反而栽到了疾病上。自己這麽堅信“法輪功”,都沒有得救,如何能救度了他人!雖然在現實打擊面前,王苟文並沒有能夠形成理性認知,但內心深處逐漸有所動搖了。

引導教誨,幡然醒悟

王苟文在家取保候審期間,黨和政府並沒有放棄她。西安市公安機關在得知其身遭疾病後,專們安排公安人員和心理專家,數次登門看望、慰問,並按照在司法期間大力開展心理引導工作的黨和國家有關精神,對王苟文開展了一系列心理引導工作。

在王苟文家,當地公安民警、心理專家和社區幹部在王苟文老伴和女兒的陪同下,共同與王苟文進行了談話,進行了以法育人,以情感人,以理服人的教育。

針對王苟文特別執迷“法輪功”宣傳的習練“法輪功”能夠擺脫“輪回”完成圓滿,得道成仙,到達“天國世界”的歪理邪說,進行了細致的說服教育。從微觀世界到宏觀世界進行了客觀論述,分析了客觀世界的本質,講解了“進化論”,重點分析了李洪志盜用、濫用佛教術語,編織歪理學說的本來面目。

針對王苟文本人及家人身患疾病的問題,進行了相應科學教育。從人體結構構成到人的心腦血管及血液進行了解剖,對日常飲食及運動與身體關聯性進行了分析,對年齡的增長帶來的身體各器官的衰老進行了解釋,並對其身體疾病進行了針對性的科學分析。其中重點分析批判了李洪志的所謂“消業”“度人”學說。

針對王苟文比較關心的當前世界各國出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問題進行了辯證分析。就病毒産生的原因以及流行現狀,防範、治療的有關措施進行了相關科學分析,指出了我國在新冠病毒暴發後,在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較好地控制好了疫情,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這些成績的取得,不靠天不靠地,不靠什麽神仙皇帝,更不靠裝神弄鬼的邪教和邪教主,靠得是黨和政府及人民群衆!

針對王苟文個人的整體情況,大家與其談到,要及時就醫康複身體,同時要通過進一步認真學習武裝頭腦,取得思想的根本轉變,同時要交待好相關違法事實,積極主動爭取法律從輕處理。

通過數次交流和教育,王苟文若有所思,深受感動,逐步回歸理性。回顧過去走過的不堪曆程,王苟文終于醒悟了!情到至深處,理到至明處,法到育人處,王苟文聲淚俱下與其女兒抱頭痛哭……

王苟文女兒說:“太感謝大家了,我們一家子掙紮了二十幾年,如今終于得救了!”王苟文最後表示:“自己上了大當,浪費了大好時光,悔悟得太遲了。事實證明有關幻想在自己身上實現不了,再不會這樣走下去了。我們國家這次這麽嚴重的疫情,靠李洪志能行嗎?正是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才克服了無比的困難,基本消滅了病毒,關鍵時候還只有相信黨,依靠科學,才能給人民群衆帶來幸福。今後一定改過自新,重新開啓人生。聽黨和政府的話,聽老伴和女兒的話,與‘法輪功’化清界線,一刀兩斷,再不與‘法輪功’任何人員來往,永遠不會再幹違法的事了。”

 

發布時間:2020/7/2 11:22: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回歸社會
首页    59    58    57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