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時隔廿二年,致敬先察者——寫在取締“法輪功”二十二周年之際

霜 刃

 

1999年7月22日,是一個大快人心的日子。22年前的這天,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于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

同一天,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發布通告,提出六個“禁止”:

7天後,即當年7月29日,公安部發布了對非法組織“法輪功”頭目李洪志的通緝令,公開通緝自任非法組織“法輪大法研究會”會長的李洪志,並通過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向國際刑警組織各成員國發出國際協查通報,緝拿李洪志。

這串動作如連發之箭,直射“法輪功”邪教的命門。該邪教被取締後,受害者含淚控訴,受騙者豁然驚醒。李洪志及其“法輪功”倒行逆施,作惡多端,危害巨大,激起了極大的民憤。取締“法輪功”是順從民意、深得民心的果斷舉措,人民群衆個個拍手稱快。

趙傑民等人揭發李洪志行騙的材料目錄

取締“法輪功”是民心所向,揭露和反對“法輪功”的聲音更是最早來自民間。時隔22年,讓我們用此文回顧取締曆程,致敬那些最先發現“法輪功”巨大危害性並勇敢揭露的先察先覺者。

鄒祺寫給中央領導的檢舉信

最早遞交揭發材料的先察者

最早站出來揭發李洪志騙子行徑的是趙傑民等人。1994年11月,趙傑民、陳殿武、蔣玉恒、彭錫榮、宋炳辰、鄭晖、劉鳳才、劉敬田、劉玉清、段永亮、楊晶、齊振龍、張明儒、高淑芝、李晶超、李晶新、張永甯、趙樹森、高崇光等百人聯名,以《揭發江湖騙子李洪志書面材料》(之一、之二、之三、之四)爲題,揭露了李洪志盜拼“功法”,臆造“法輪”,合成“佛像”,雇人編書,謊稱“四大功能”;聚斂錢財,偷稅漏稅;贻害練功者等問題。這份材料主送單位有: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國務院宗教事務局、長春市氣功人體科學研究會、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焦點訪談)、長春市地方稅務局稽查大隊、中國體育報、廣州《氣功與科學》、貴州氣功報、長春市教委成人教育處等。

長春佛教人士撰文揭批“法輪功”邪說

1994年12月10日,趙傑民、宋炳辰、劉鳳才等人又聯名給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寫信再次揭露李洪志。他們在檢舉人員名單中留了本人所在單位或家庭住址,留了自己家裏或單位的電話號碼,足見他們的誠意和決心。1994年12月12日,趙傑民等百余人又聯名,給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學會部領導、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理事長等寫信,揭露江湖騙子李洪志。隨信寄去了他們百人署名揭發李洪志違法犯罪的事實材料,並在信的結尾鄭重聲明:“對揭發材料中一切事實,負法律責任。”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趙傑民、宋炳辰、劉鳳才這三人也是李洪志的早期合作者,他們對李洪志知根知底,是有良知有正義感的知情人,他們的揭發材料,可信度很高。只可惜,竟有人違背處理揭發材料的規定,將這些揭發李洪志的材料送給了李洪志及“法輪功”組織,讓邪惡者有充足的時間編造謊言並對檢舉者進行誣蔑。這使得及時處理李洪志及法輪功問題失去了一次可貴的良機,也讓李洪志及其“法輪功”更加猖獗。

《光明日報》發文批判《轉法輪》

發出質疑和反對強音的清醒者

1996年春,長春市政協委員孫秀娟所在的“一汽”公司有人向她反映“法輪功”的問題,並給她送來《轉法輪》。看過後,她感到書中充斥迷信思想,于是對此事做了調查研究。在這期間,孫的兩位朋友(都是高工)的孩子成爲受害者,其中一個時常對著李的“神”像念念有詞,因父親毀了“神”像要跟父親斷絕父女關系。看到這些,1997年1月,孫秀娟聯合張蘊等7人向長春市政協提交了《加強思想道德建設是當務之急──練“法輪功”熱應引起足夠重視》的提案,指出《轉法輪》等圖書“宣傳的是封建迷信、僞科學”,“在群衆中造成了思想混亂、産生了不良影響”。1999年1月,孫秀娟再提《關于對練“法輪功”加強管理的建議》提案,指出,“要防止其無限度膨脹而潛伏的隱患,如若聽之任之,如若放任自流,那麽將會引起難以設想的後果……”孫秀娟的努力終于引起了長春市職能部門的重視。

1998年5月31日,山東省東營勝利油田中心醫院醫生左郁給《健康文摘報》寄出讀者來信。信中描述,“信徒家均挂著不倫不類李洪志放大幾尺的像片及法輪照,占踞半個屋牆”;“李洪志的言論已大大超出宗教範圍而成了當今社會上的一股逆流……我給你們寫信,就是要執著地反映目前這種逆流、這種害人的精神鴉片……這是什麽‘佛法’?我個人認爲李洪志的言論行爲及他的組織已近‘邪教’之路!這使我想起解放初期取締的‘—貫道’。”左郁先生看得真准啊!

1998年6月,市民鄒祺給中央寫了一封檢舉信。鄒祺是受害者親屬,可以視作受害者的代言人,他反映“親屬迷此功已二年,今年發現她言行荒誕離奇,經醫院診斷已練功出偏,精神失常”。通過調查,鄒在信中從6個方面論證並“驚人發現原來一直說健身和勸人爲善的‘法輪功’根本不是健身氣功,而是不折不扣借氣功形式傳播封建迷信的邪教”,籲請“中央予以重視,盡早取締”。又是一個目光如炬、“慧眼識邪”的平頭百姓!

識破“法輪功”邪魔勇敢舉起斬妖劍的宗教界人士

1994年,時任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兩級佛教協會副秘書長的陳星橋居士即與“法輪功”有所接觸,還聽過李洪志的所謂“講法”。他很快發現“法輪功”集僞氣功和僞佛法于一身,是把氣功巫術化的典型。除了向哈爾濱市民族宗教事務局反映自己的看法外,他還專門研究《轉法輪》等書,于1996年9月寫出了《還“法輪功”的本來面目》一文,中國佛教協會主辦的《研究動態》1997年第2期發表了該文。此後,經修改、補充,該文連載于《法音》1998年第3期至第4期上,在佛教界引起較大反響。1998年1月13日,陳星橋參加了中國佛教協會召開的“法輪功問題”座談會並整理了紀要。1998年6月,陳星橋把此前撰寫的《佛教“氣功”概說》《“法輪功”──一種具有民間宗教特點的附佛外道》等整理彙集成《佛教“氣功”與法輪功》並正式出版。中國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長吳立民在該書的《序》裏寫道,“當前氣功界是比較混亂的,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往往打著佛家的旗號,蒙蔽群衆,詐騙錢財,擾亂社會。李所謂‘法輪功’甚至打著佛教反佛教,猖狂至極。陳星橋先生編著的這本《佛教‘氣功’與法輪功》有著撥亂反正、正本清源的功德”。這本嫉邪破僞的著作引起了“法輪功”的極度恐慌和仇恨,他們組織人員寫信群發,到處對陳星橋進行恐嚇、誣告。然而,陳居士不爲所脅,堅持鬥爭。長春市一批佛教界人士如釋成剛、釋正行法師等,較早指出李洪志狂妄侮辱釋迦牟尼,揭露李洪志的邪說是“附佛外道”。長春佛教四衆弟子,以“長春般若寺般若講堂四衆弟子”的名義,于1996年8月3日、8月17日、8月22日、9月10日,先後在該寺貼出批判李洪志及“法輪功”的文章:《略論“法輪功”不倫不類》《“法輪功”純屬妖言惑衆》《不應讓“法輪功”的狂風席卷蔓延》《請看廬山真面目——談李洪志其人及其“法輪功”》,給予李洪志及其邪教組織沈痛一擊。

不得不提的是,中國佛教協會趙樸初會長對揭露“法輪功”一事很重視。從1996年11月16日至12月7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趙先後對中國佛協有關工作人員作了六次重要批示。其中12月7日的批示指出:“問題是它又假托‘佛法’之名而違佛法之知見,佛教人士爲文駁斥是合理的……約幾位學者座談一番。因知學轉法輪者已有上百萬人,不可不慎重對待,光是取締還是不夠,還要以理摧伏其謬論,才能有效。”根據“還要以理摧伏其謬論”的要求,1998年1月,中國佛教協會召開了“法輪功問題”座談會。與會的吳立民、妙華法師、陳星橋居士等佛界領袖人物,以理性態度對“法輪功”欺騙公衆、危害社會、謗佛毀佛的惡行進行了剖析,並呼籲政府盡快制止“法輪功”的蔓延。大家形成一致看法:“法輪功”是一種由民間迷信形式發展到了最高階段的現代迷信;李歪曲、貶低佛教,傷害了佛教徒的感情;“法輪功”是“附佛外道”。隨後公布了《中國佛教協會“關于李洪志及其法輪功問題座談會”紀要》,發布了佛教界與“法輪功”“正邪不兩立,水火不相容”的宣言。李洪志利用佛教的威望,剽竊佛教語彙,披著佛法的外衣,蒙騙世人,以售其奸,宗教界人士識破“法輪功”邪魔舉起斬妖劍,這令李洪志及其“法輪功”又恨又怕。

此外,對于那些緊守科學理性、及時敲響防範“法輪功”警鍾的媒體人,我們也應該向他們致以崇高的敬意。因爲,正是他們的正義之聲,祭出了刺向邪教的輿論之劍,直接間接地影響到決策層,在促成國家層面對“法輪功”邪教雷霆出擊、果斷取締方面,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綜上所述,中國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是順從民意、呼應民聲之舉。後來的事實證明,此舉挽救了大量“法輪功”邪教的潛在受害者,挽救了大量已經身陷邪教泥潭的底層民衆,警示人們重視對邪教的防範和鬥爭,可謂功德無量。而促成取締這一決策的那些先察者,值得領受我們對他們的致敬!

 

發布時間:2021/7/30 9:16: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曆史檔案
首页    22    21    20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