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我國宗教治理要遵循國家治理的大原則

趙文洪

 

人本網藝術鑒賞

內容提要: 中國共産黨十九屆四中全會爲我國國家治理指出了應該遵循的一些基本原則。作爲國家治理一個組成部分的宗教治理,也應當遵循這些基本原則。本文探討了人民利益原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原則、法治原則對我國宗教治理的指導與約束作用。

關鍵詞: 十九屆四中全會國家治理原則宗教治理

作者簡介: 趙文洪,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

中國共産黨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了關于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許多重要思想,對于堅定中國人民的制度自信,推進國家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現代化具有深遠的意義。本文擬以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①(下稱《決定》)精神爲指導,探討宗教治理與國家治理大原則之間的關系。

國家治理指對國家的管理。宗教治理指《宗教事務條例》中的“宗教事務管理”。②國家治理是對整個國家的治理,它既包括總體治理——中央政府承擔這個職責,又包括局部治理——中央政府領導的各部門和各級地方政府承擔這個職責。

任何一個國家的治理都有必須遵循的一系列大原則或者根本原則,這些原則規定國家治理的主體、目的、方式、價值取向等等。《決定》對我國國家治理的這些原則都有所表述。宗教治理是國家的局部治理,是國家治理的一個組成部分,所以,必須服從《決定》表述的國家治理遵循的一系列大原則或者根本原則。下面僅僅挑選與宗教治理關系最爲密切的幾個原則試做分析。

一、與宗教治理密切相關的國家治理若幹重要原則

(一)人民利益原則

國家治理的目的是什麽?是維護和增進全體人民的利益,尤其是全體人民的核心利益和長遠利益。這一點是由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國家的民主性質、執政黨中國共産黨的根本宗旨決定的。《決定》指出:增進人民福祉、促進人的全面發展是我們黨立黨爲公、執政爲民的本質要求。要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作爲加強黨的建設的永恒課題和全體黨員、幹部的終身課題。那麽,什麽是中國共産黨的初心?答案是:爲中國人民謀幸福、爲中華民族謀複興。也就是爲人民謀利益。

(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原則

每一個國家的治理,都在其根本的社會制度框架內進行。這個制度,由基本國情決定、由人民選擇,與國家的治亂興衰有密切關系。我國國家治理所屬的社會制度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中國人民在長期的探索與奮鬥實踐中曆史地選擇的制度,是引導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最根本的因素。《決定》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黨和人民在長期實踐探索中形成的科學制度體系,我國國家治理一切工作和活動都依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展開,我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

就與宗教治理有密切關系的國家文化治理而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也極其重要。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國家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決定》指出: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文化建設制度。加強社會主義教育。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要求融入法治建設和社會治理,體現到國民教育、精神文明創建、文化産品創作生産全過程。

(三)法治原則

國家治理一定有基本方式。從世界各國經驗看,大體分人治與法治兩種方式,也有人治法治相兼的。我國的國家治理方式是法治。我國憲法第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實行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決定》指出:必須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加快形成完備的法律規範體系、高效的法治實施體系、嚴密的法治監督體系、有力的法治保障體系,加快形成完善的黨內法規體系,全面推進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推進法治中國建設。

二、國家治理原則對宗教治理的指導與約束

(一)對宗教治理目的的指導與約束

國家治理目的決定了宗教治理目的是維護和增進全體人民的利益。其內在邏輯前文已經指出。這裏需要補充三點。

第一,宗教治理堅持人民利益原則符合中國國情。

我國的宗教信徒有約兩億人,遍布于各地。宗教現象在我國不是局限于某些小地區、小社會的局部現象,而是遍布于整個社會的大現象。宗教同整個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生活都發生關系。這是中國國情。如果說國家治理既包含著對全局性事務的治理,也包含著對局部性事務的治理的話,那麽,由于宗教事務無疑是具有全局性影響的局部事務,因而宗教治理無疑是具有全局性影響的局部治理。這是宗教治理的一個顯著特點。因此,可以說,宗教治理同中國全體人民的利益具有直接的關系。這樣的話,宗教治理無疑應該遵循維護和增進全體人民的利益這一原則了。

在我國,宗教既有積極因素,又有消極因素;還存在著利用宗教從事損害、危害人民利益的現象。這個國情決定了,就與人民利益的關系而言,宗教治理可以導致兩種效果。

第一種效果,宗教治理同全體人民的利益關系是積極的。這就是宗教治理促進宗教發揮引導信徒愛國守法、向善向上,發揮增進社會和諧等積極作用,從而維護和增進全體人民的利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實踐證明,我國的宗教治理的確發揮了這方面的作用。今天,在世界很多地方宗教沖突頻繁劇烈的情況下,我國總體上保持了宗教和睦,廣大宗教信徒都積極投入國家建設事業之中,我國各大宗教都做了不少促進社會和諧、保護生態環境、增進中國同其他國家交流溝通等方面的工作。遵循人民利益原則,今天與未來的宗教治理就要繼續引導宗教發揮積極作用。

第二種效果,宗教治理同全體人民的利益關系是消極的。如果宗教治理出現失職和失誤,導致放縱甚至鼓勵宗教中的消極因素危害社會和諧穩定,危害國家統一,阻礙經濟社會發展,那麽,就會直接損害人民利益。必須指出,實踐也證明,在個別地方、個別時間,宗教治理的確出現過失職與失誤,從而導致了損害、危害人民利益的後果。遵循人民利益原則,今天和未來的宗教治理就要抑制宗教的消極作用,防止利用宗教從事損害、危害人民利益活動的現象。比如,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宗教團體和宗教事務不受外國勢力的支配。《宗教事務條例》第三條規定:宗教事務管理堅持保護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極端、抵禦滲透、打擊犯罪的原則。第四條規定: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以及其他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公民合法權益等違法活動。

顯然,中國國情要求宗教治理一定要按照人民利益原則,堅持引導宗教更好地發揮積極作用,堅持抑制和減少宗教的消極作用。

第二,宗教治理堅持人民利益原則,決不背離、損害宗教信徒的合法利益。

首先,愛國守法的宗教信徒本身就是人民的一部分。維護和增進全體人民的利益,同時就是維護和增進這些宗教信徒的利益。在這裏,我們一定要清楚,廣大宗教信徒和非宗教信徒一樣,擁有生存、發展必需的大量世俗的利益,並且也渴望得到更多的世俗利益,比如,更高的收入,更好的居住條件,子女更發達的事業。其次,我國任何局部利益,根本上只有同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相統一、不矛盾的時候,才是合法的,法律才會予以保護的。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既保護個人合法利益,又追求個人利益與集體利益、國家利益的統一。我們看看國家各種法律禁止謀取的利益,全都是同合法的個人利益,同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相沖突、矛盾的;而法律保護的利益,則全都是同合法的個人利益以及國家、人民的整體利益相統一的。宗教信徒的利益,也是如此。即使是純宗教利益,如果導致損害其他個人的合法利益,損害國家利益、全體人民利益,那麽法律也不會保護它的。最後,全體人民的利益同宗教信徒的各種合法利益,是水漲船高的關系。國家繁榮富強、安全穩定,人民安居樂業,社會不斷進步,這一切,都會直接造福于廣大宗教信徒。在這一點上,作爲一個宗教群體的宗教信徒,同作爲一個其他社會群體的人民,是完全平等的。

第三,宗教治理堅持人民利益原則,決不背離、損害宗教信仰自由。

道理很簡單:宗教信仰自由——公民既不被強制不信仰宗教,也不被強制信仰宗教——是包括所有不信仰宗教的公民與所有信仰宗教的公民都享有的權利,是全體人民享有的權利,也可以說,是全體人民擁有的一種利益——權利就是利益。這是憲法規定、法律維護的權利與利益③,是國家治理、宗教治理都要維護的。

(二)對宗教治理方向的指導與約束

根據《決定》的精神,我們知道,國家治理所屬的根本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個社會制度決定了國家治理的任何局部,比如經濟治理、教育治理、文化治理、國防治理,其政治方向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治理的政治方向自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宗教治理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方向的具體表現是:堅持中國共産黨的領導,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決定》指出:中國共産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國家倡導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什麽人群範圍內倡導?當然是包括信教公民和不信教公民在內的全體中國公民範圍內。《宗教事務條例》第四條明確規定:國家“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宗教團體、宗教院校、宗教活動場所和信教公民應當“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必須指出,以上的說明已經顯示:堅持宗教治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方向,不是用社會主義取代宗教,不是消滅宗教,而只是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原則對宗教治理方向的指導與約束,具有重要的意義。

首先,堅持宗教治理的這個方向,才能維護和增進人民利益。理由在于,曆史與現實已經雄辯地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是維護和增進全體中國人民利益的最根本的條件,是中國人民的命根子。因此,我們必須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道路、制度、文化,確保其安全和穩固。那麽,怎樣才能做到這點呢?極其重要的途徑是:確保國家治理的每個局部都堅守這一方向。宗教治理當然不能例外。

其次,堅持宗教治理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方向,才能讓宗教在今天和未來的中國獲得最適宜的生存環境。古往今來,任何宗教都存在同社會的關系問題。關系好,宗教的生存環境就好;關系壞,宗教的生存環境就壞。關系的好壞當然既取決于宗教對社會的態度,也取決于社會對宗教的態度。就宗教對社會的態度而言,願不願意適應社會,是最基本的態度。有些宗教在有些時候是不願意適應所處社會的。因此而帶來的災難不少。以中國曆史上的佛教爲例。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它秉持諸如“沙門不敬王者”等等不適應中國社會的觀念,同中國社會,主要是同社會的統治者發生摩擦,最後導致了災難性後果。而一旦佛教放棄了這些觀念,主動積極地適應中國社會,融入中國社會,它的生存環境就變好了。今天中國社會的根本屬性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都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特征。這就是社會大環境。這就意味著,今天,所謂適應社會,就是指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

所以,無論從全體人民利益的角度看,還是從宗教利益的角度看,宗教治理都必須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原則,把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作爲重點工作。而要做到這點,關鍵是堅持黨對宗教治理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

(三)對宗教治理方式的指導與約束

法治是國家治理的基本方式,這就決定了包括宗教治理在內的所有局部治理的基本方式都是法治。《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宗教事務條例》是有關宗教治理最基本的法律。

國家對宗教治理方式的法治要求,符合全體人民的利益。法治是現代中國人、現代中國社會對社會治理方式普遍高度認同的方式,也是被實踐證明最公正、最有效的治理方式。在當代中國,以法治方式治理宗教,最有利于協調宗教與社會之間的關系,從而有利于社會和諧;最有利于協調宗教之間、宗教內部的各種關系,從而有利于宗教和睦;最有利于發揮宗教的積極作用、抑制宗教的消極作用,從而有利于社會發展——總而言之,最有利于全體人民的利益。

國家對宗教治理方式的法治要求,符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方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中的國家治理體系的根本特點就是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統一。依法治國的根本大法就是憲法。而憲法在序言中明確規定:國家的根本任務是,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集中力量進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一個對國家根本任務描述的語句中,兩次出現“社會主義”一詞,可見其重要性。所以,依法治國一定是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法,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國。

國家對宗教治理方式的法治要求,爲宗教提供良好的生存環境。在當代中國,如果用人治的方式治理宗教,容易損害宗教正常平穩的社會環境,而法治則顯然有利于爲宗教提供正常平穩的社會環境。我國今天五大宗教都享有正常平穩的社會環境,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我國宗教治理的法治方式。

三、結語

宗教治理是代表全體人民的利益,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框架內運用法治的方式進行的治理。要保證宗教治理遵循國家治理大原則,治理者要具備以下條件。第一要有明確、堅定的立場。這個立場不是部分人的立場,不是局部利益的立場,不是某些社會團體的立場,而只能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的立場。因爲治理者是受國家和人民委托,代表國家和人民承當治理職責的,是國家工作人員,是全體人民的公仆。要在實踐中堅持這個立場並不容易。首先會有來自認識上的幹擾。有些治理者會認爲,治理就是單純爲治理對象服務,爲治理對象謀利益。他們忘記了把治理對象的利益與全體人民的利益統一起來。其次,還會有來自個人利益、部門利益的幹擾。任何國家部門和國家工作人員都處在各種利益關系之中,如果處理不好利益關系,就會因爲個人利益、部門利益、局部利益損害全體人民利益、整個國家利益,也就是全局利益。所以,治理者要有全體人民觀念、整個國家觀念、全局大局觀念,要有正確的利益觀念。第二要有強烈的政治意識。宗教治理工作的政治屬性非常強,與國家的治亂興衰關系密切,尤其是直接關系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個國家根本制度的社會環境、社會基礎狀況的好壞。如果宗教治理的政治方向出現偏差,完全有可能損害國家根本制度。千裏之堤毀于蟻穴。所以,宗教治理者要做政治上的明白人。第三要有法治意識和法治能力。曆史經驗表明,在宗教治理中,最容易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是無事時不管,一種是有事時亂管。兩種情況都是違反法治原則的。法治原則要求法律在任何時候都要得到執行、落實,不管就是棄置法律;法治原則要求依法治理,亂管就是違法作爲。所以,治理者要努力培養對法律的尊重,對法治的敬畏,忠于職守,依法行政。

十九屆四中全會爲包括宗教治理在內的國家治理指明了方向,只要把全會精神落到實處,我國的宗教治理工作就一定會越做越好。

①新華社北京2019年11月5日電:《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2019年10月31日中國共産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通過)。

②見《宗教事務條例》第三條。

③《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事務條例》第二條: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發布時間:2020/7/6 10:22:00,來源:中国宗教学术网

我有話說

book 曆史檔案
首页    21    20    19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