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揭秘山東招遠“全能神”邪教成員故意殺人案細節

劉璠

 

(原文標題《死在邪教陰影下的她與他》,2016年05月14日發)

兩年前,發生在山東省招遠市的“全能神”邪教成員故意殺人案一度引發極大關注。那麽,這起惡性案件的背後究竟有著哪些鮮爲人知的細節,檢察官們又經曆了怎樣曲折艱難的辦案曆程?今天的節目中,案件辦案組組長、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檢察官李麗首度發聲,接受本欄目獨家采訪,請您與我們一起感受案件背後檢察官們鬥智鬥勇的艱辛努力。

六人鬧市瘋狂殘殺陌生婦女,

案件背後又牽出神秘邪教組織。

從勤勞致富到锒铛入獄,看邪教組織是

如何腐蝕心智,害人害己?

敬請關注本期周末故事——

《死在邪教陰影下的她與他》

我信“全能神”

“麥當勞裏六個人圍著一個女人在打,還喊什麽‘邪靈’,太恐怖了!”2014年5月28日晚,網友欣欣發布微博,並上傳了一段現場視頻。只見視頻中的六個人一邊歇斯底裏地喊叫,一邊大力踢打一名倒地女性,周圍大灘血迹。誰也想不到,就在6分鍾前,他們還從未見過面。而發生這起血案的原因,竟是由于被害人拒絕了這些陌生人索要電話號碼的要求。

事件發生在山東省招遠市府前廣場的麥當勞餐廳,由于性質極其惡劣,視頻公開後,在網上迅速發酵,立即引發全社會的極大關注。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檢察官李麗也注意到了這條新聞。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當時正值端午假期,我和大家一樣是在電視上看到的這則新聞。當時,我就感覺這群人太猖狂了,在鬧市區的公共場所營業的高峰時間段內,這夥歹徒就手持凶器將人活活打死了,讓老百姓覺得生命安全沒有保障了。而且這些人手段太殘忍,感覺不像是普通打架鬥毆事件。

作爲一名辦理過多起死刑二審案件的資深檢察官,李麗的直覺很快得到了印證。據警方調查,打人者張立冬及其長女張帆、次女張航、兒子張某、情人張巧聯及另一名中年女性呂迎春均系邪教組織“全能神”教成員。是年6月3日,檢察機關正式對其批准逮捕。山東省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吳鵬飛專門對此作出批示,要求從嚴查處。王環海副檢察長迅速協調省院配合市級院辦案人員成立辦案組提前介入偵查引導取證,李麗任辦案組組長。隨著偵查工作一步步推進,案件真相漸漸浮出水面……

當天,張立冬等六人在招遠市麥當勞就餐,晚上8點多,張帆認爲周圍的人都是“有緣人”,遂指使張航、張巧聯等人留下周圍顧客的電話號碼以便日後發展教徒。在後來的偵查工作中,警方在張航等人的手機通訊錄裏發現了這些顧客的手機號碼,分別以“小羊1”、“小羊2”等代號儲存。但當張航向吳某索要電話時卻遭到拒絕。吳某的態度激怒了他們。這時,呂迎春看了吳某一眼,忽然對張帆說:“原來是她在一直攻擊我們。”張帆立刻心領神會,她一邊沖上去和吳某扭打在一起,一邊大叫著:“你是惡魔、是邪靈!”在後來的審訊中,張帆稱:“我看到她的上衣腹部位置在抖動,那就是她在發功,吸我及我周圍人的靈氣,她是一個吃人的鬼。”

很難想象,眼前這個蔑視法律的邪教頭目,曾是中國傳媒大學的本科生。而這些人中,瘋狂的不止她一個,還有她的父親張立冬。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在最開始流出的視頻中看到,這個人用鞋跟踩踏受害者頭部,用拖把、椅子等工具擊打頭面部,一邊打還一邊高喊“打死你,邪靈”。在隨後記者采訪主犯張立冬時,他對著采訪鏡頭公然說自己信“全能神”,不信法,以我從檢以來這麽多年內心的一種感受,感覺這人主觀惡性比較深。

案件中,呂迎春和張帆自稱“神自己”,容不得任何人的違逆和冒犯,其余幾人則被邪教的歪理邪說控制,在必須無條件服從的所謂教規下,于鬧市區對陌生人大打出手,最終釀成“5.28”慘劇。

拿下“邪教”硬骨頭

社會各界的強烈關注讓李麗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網絡上種種猜測讓人人心惶惶。李麗知道,這件事一天沒有定論,公衆的安全感就無從談起。但是案件剛一開始,一個棘手的問題就擺在了檢察官面前:由于受到邪教的“洗腦”,涉案人員均不配合供述,特別是主犯張帆和呂迎春,她們認爲自己就是神的化身,不管辦案人員說什麽,她們依舊按照邪教的規定,要麽不說、要麽胡說。從她們口中,辦案人員沒有得到任何有效口供。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對于殺人事實進行偵查時,現場的證據較爲完整;另一部分就是涉及到利用“邪教”破壞法律實施,其實這個案件最難的地方就在于此,對此,開始感覺無從下手。雖然他們自己信“全能神”,但是不是真的信、是不是在邪教的支配下實施的犯罪都要靠證據去證明。後來我們得知偵查人員在他們的住處扣押了筆記本電腦、iPad、手機等,我們就想能不能從這方面有所突破。

檢察官和公安機關的偵查人員仔細查看了扣押物品,發現他們每一個人的筆記本電腦裏都有加密的文件夾。在張帆電腦中一個加密的文件夾裏,案件出現了轉機……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在電腦裏我們找到了《話在肉身顯現》合訂本等很多“全能神”書籍和靈修筆記,同時還發現張帆他們利用“翻牆技術”(編者按:我們直接或者間接通過一定的網絡技術手段用于實現突破“長城牌防火牆”,又稱國家防火牆所屏蔽的網站浏覽境外的網頁稱爲翻牆。)將“全能神”宣傳到境外的網站的證據。

由于有了檢察官的提前介入、引導偵查,這起備受矚目的案件的相關證據漸漸完善、越來越紮實,“全能神”一夥人的發展脈絡一步步浮現出來……他們爲傳播“邪教”,與其他“全能神”教徒頻繁進行秘密聚會。據不完全統計,先後有四十余人參與其中,聚會達百余次,涉及廣東、內蒙古、山西、山東等省。

在供述中,張帆提到,自己在高中和大學時曾患抑郁症。大學畢業後,她一度失去了人生方向,不知道自己爲何而活,想自殺。該說法也得到她的母親陳秀娟的證實。但是這一情況竟由一本書得到扭轉。2007年寒假,張帆在無極縣老家偶然撿到一本“全能神”書籍《神隱秘的作工》。這本書的“世界末日”論以及“信‘女神’得拯救”等所謂“教義”帶她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她“感覺說得很有道理,生活開朗起來,再也不想死”。從此,張帆從極度低落發展爲極度狂熱,開始潛心研究“全能神”。2008年底,她在一個討論“全能神”的論壇上被一個人的言論所吸引,這個人自稱爲“神長子”,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對“全能神”有著一套自己的理論。兩人交流頻繁,甚至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個人就是後來被稱爲與張帆“共用一個靈魂”的呂迎春。兩人見了面,張帆成爲呂迎春“牧養”的一只小羊,並和家人一起來到了招遠。當時,呂迎春處于無業狀態,張帆一家爲其買了房子,提供日常花銷。而後幾年時間裏,“全能神教”成員因觀點分歧分分合合,最終呂迎春和張帆開始自成一派,獨領這個團體。在張帆等人的遊說下,其母陳秀娟、其父張立冬、妹妹張航及弟弟張某,以及後來慕名投奔而來的張巧聯成爲“全能神教”的成員。爲了讓其他信徒信奉全能神,張帆一家出錢數萬元“營救”教衆、在招遠租賃房屋供教徒居住、集會,讓他們安心信教。爲邪教發展、傳播可謂不遺余力。

那麽,不工作、沒收入,他們哪來的這麽多錢傳教呢?這個疑問在張立冬的供述裏得到了回答。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主犯張立冬與張帆是父女關系,張立冬早年當過兵,退伍後自己白手起家,搞過醫藥批發、做過房屋出租,摸爬滾打多年後積累了幾千萬的家産財富。自從信教後,就沒上過班再工作,孩子也辍學了,一家人就信著“全能神”吃老本。後來把2千多萬都獻給張帆、呂迎春。

他們真的如此死心塌地嗎?其實不然。據張立冬供述,他說自己與妻子兒女因爲“信得不好”而被“教訓”。妻子更是因爲質疑呂迎春而被稱爲“惡靈”,逐出家門。這一說法也得到張航的證實。她說自己就曽不想再信“全能神”,但自己沒錢、沒工作、最後不得已再次加入“全能神教”。利用家庭地位、經濟限制、暴力手段等方式脅迫,邪教強制發展成員的卑劣手段不言而喻。

揭開“僞神”的面具

2014年7月21日,煙台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5·28”麥當勞餐廳故意殺人案。煙台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5名被告人提起公訴。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當時拿到證據時我們就在想,電腦裏有、網絡裏有,怎麽才能作爲證據把它固定下來?後來我們就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設想,能不能做一個“網勘”,就像刑事案件的現場勘查一樣,利用網絡截圖,將證據客觀再現,在法庭上,我們利用新媒體等多種方式,向公衆展示了被告人制作、傳播有關“全能神”文章的證據。他們自2008年起,陸續在境內外多個網絡空間發文,總訪問量高達17萬余次。

通過直觀的數字感受,越來越多的公衆了解了這起惡劣的故意殺人案的始末及其幕後殺手“全能神”邪教組織的巨大危害,近乎完美的庭審過程給人們上了一堂形象生動的法制課。

最終,山東招遠涉邪教故意殺人案在煙台中院第一審判庭公開宣判。被告人張帆、張立冬被判死刑;呂迎春被判無期徒刑;張航、張巧聯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和七年。庭上,張帆並沒有沒有悔改的意思,還想當庭宣揚邪教教義。而第二被告人張立冬在進行案情陳述時依舊神態淡定,不時露出笑意。審判後,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訴。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張帆等人起初拒不承認自己是邪教,而且將自己故意殺人辯解爲正當防衛、將受邪教荒謬思想影響歸于作案時精神異常……這些我們都預測到了,爲了保護人民的合法權益,打擊邪教犯罪,我們准備的出庭預案長達200多頁。

除了出示證據,讓不法分子受到法律制裁外,檢察機關辦案人員也希望他們能夠在思想上有所轉化,真正認識到自己的罪惡。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我們就不斷地和他們講道理,講法律。我對張帆說,如果你真的是神的話,爲什麽還會在這裏接受法律制裁,還會經曆一審、二審,被判處死刑呢?然後她就不說話了。

最終,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山東省人民檢察院公訴二處正處級檢察員李麗:最後審判出來後他們也都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好幾個人當庭就哭了,表示認罪。這和一審判決後他們的態度截然相反。而當初聲稱自己信奉“全能神”不信法的張立冬,也在最後陳述時說,這樣看,我也就不相信有神存在了……

李麗從檢30多年,一個案件從引導偵查、批准逮捕、一審指導直至二審出庭全程參與,這還是第一次。形形色色的案件,隨時可能把檢察官推向輿論關注的風口浪尖,而忠實履行職責,維護法律尊嚴,捍衛百姓的安甯生活,是她最大的心願。

本期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6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進行破壞社會秩序、損害公民身體健康、妨礙國家教育制度的活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組織、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利用迷信破壞法律實施罪】組織和利用會道門、邪教組織或者利用迷信破壞國家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已經被有關部門取締,繼續進行邪教活動的,依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一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利用互聯網制作、傳播邪教組織信息的,依照刑法第三百條第一款的規定定罪處罰。

 

發布時間:2021/9/22 11:16: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以案說法
首页    20    19    18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