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加拿大作家:帝國主義走狗與種族滅絕誹謗

史蒂芬‧高望斯 王研(編譯)

 

人本網藝術鑒賞

核心提示:2021年2月22日,加拿大聯邦衆議院不顧中方嚴正立場,執意通過涉疆動議,誣稱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等實施所謂“種族滅絕”。對此無妄之罪,我外交部、我駐加使館嚴正表明:“這是對中國內政的粗暴幹涉,是對14億中國人民的惡意挑釁。我們對這種可恥行徑予以嚴厲譴責。”並強調,“涉疆問題根本不是什麽人權、民族、宗教問題,而是反暴恐、反分裂問題”。該動議也引發國際社會強烈爭議,加拿大作家、獨立政治分析家史蒂芬?高望斯(StephenGowans)于3月2日發表深度評論文章《帝國主義走狗和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誹謗》(ThewatchdogsofimperialismandtheUyghurgenocide?slander)。中國反邪教網摘譯如下:

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不存在以民族、宗教、種族爲基礎的歧視,並未阻止包括維吾爾族和其他民族穆斯林在內的任何群體生育孩子。

加拿大議員或意識到自己的立場站不住腳,遂試圖通過引用美國的政治觀點來支持他們的動議,指出“連續兩屆(美國)政府的立場是維吾爾族和其他民族的穆斯林正在遭受種族滅絕”。加拿大議會在沒有任何證據的基礎上提出這一動議,僅爲了響應美國提出的同樣毫無證據的觀點,這是一種屈從帝國權力的不體面的行爲。

美國政府有大量編造事實爲其咄咄逼人的侵略行爲辯護的記錄。“連續兩屆(美國)政府”認定中國正在進行種族滅絕,不過是華盛頓方面繼續以慣常的方式炮制謊言,誣蔑那些拒絕融入美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圈的國家。這些謊言和誹謗包括:在科索沃,塞爾維亞人策劃了一場針對阿爾巴尼亞族人的種族滅絕;伊拉克隱藏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敘利亞的溫和反對派。這些只是爲美國帝國主義侵略提供借口的冰山一角。而所謂中國新疆發生的“種族滅絕”事件不過是最新的一次中傷和誹謗。

地緣政治背景

2003年,前美國國家情報評估機構副主席、前中情局駐喀布爾站站長格雷漢姆·福勒(GrahamE.Fuller)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高級國際研究學院寫了一本書,名爲《新疆問題》,合著者是學者史蒂芬·佛裏德裏克·史達(StephenFrederickStarr)。

福勒和史達在書中寫道:“曆史記錄表明,各國甚至國際組織提出具體人權問題的決定往往具有政治性和高度選擇性。許多國家對中國人權問題的關注程度與他們雙邊關系的總體質量成反比。”

18年後的今天,中美雙邊關系急劇惡化,中國已經成爲美國經濟和技術霸權的強大競爭對手,而美國的政策也從奧巴馬政府開始轉向遏制中國崛起。

近日,美國總統喬·拜登表示:“中國與美國競爭的野心日益膨脹”“美國將與中國正面交鋒。”《華爾街日報》報道稱,拜登的“目標是在半導體、人工智能和其他有可能決定未來經濟和軍事的先進技術方面領先中國。”不過,據該報報道,美國總統打算將這場沖突描述爲一場基于“價值觀的沖突:民主VS專制”,而不是經濟利益的沖突。

因此,中美關系不斷惡化的基礎在于商業競爭,而華盛頓在商業競爭的基礎上編造了一種關于價值觀沖突的敘事。就任總統前,拜登在《外交事務》上的一篇文章中概述了他的戰略,即應對中國對美國企業構成的經濟挑戰、美國未來産業的主導地位,以及美國在技術(以及隨之而來的軍事)霸權方面的挑戰。拜登表示,他將利用人權說辭,爲美國領導的遏制中國運動爭取支持。

福勒和史達表示:“打‘維吾爾族’牌,或是美國在未來發生危機或對抗時向中國施壓的一種手段。”許多“中國的競爭對手過去都利用維吾爾族問題爲自己謀利”。近20年後,隨著華盛頓在世界舞台上的主導地位受到挑戰,美國的敵意與日俱增,美國遂決定打維吾爾族這張牌。

誰是這項指控的幕後主使?

一個由團體和個人組成的網絡,出于對中國共産黨的敵意和對美國繼續保持全球霸權的支持,參與了對北京的誹謗。該網絡的中心人物是德國人類學家鄭國恩(AdrianZenz)。

作爲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鄭國恩認爲共産主義、女權主義和同性戀都是對上帝的憎惡。鄭國恩還相信,他肩負著一項神聖的使命,要終結中國共産黨的統治。

鄭國恩是“紀念共産主義受害者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該基金會有美國政府資助背景,認爲在“美國對共産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積極態度達到曆史最高水平”的今天,將世界從“馬克思主義的虛假希望”中解放出來的任務尤爲緊迫。

鄭國恩還爲詹姆斯敦基金會寫過反對北京的報告。詹姆斯敦基金會是一個反共組織,背後有財閥支持,旨在引導公衆輿論反對中國和朝鮮。

誹謗者中還包括一些維吾爾流亡團體,如由國家民主基金會(theNationalEndowmentforDemocracy)資助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國家民主基金會同樣由美國政府資助,其首任總裁承認,該組織公開做美國中央情報局過去秘密做的事情,即通過加強第五縱隊來動搖外國政府。國家民主基金會打著促進民主和人權的幌子從事這種活動。該組織在推特上宣稱,自2004年以來,它一直在資助新疆的第五縱隊。

另一個反對北京的誹謗傳播者是“法輪功”的喉舌《大紀元時報》。該邪教譴責性別平等、同性戀和共産主義,認爲這是對上帝的侮辱。

指控者如何定義“種族滅絕”?

那些指責北京進行“種族滅絕”的人使用了一種伎倆:重新定義詞彙,使它産生別的語意。

前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就耍了這一花招。他指責北京試圖將新疆維吾爾族人融入更廣闊的中國社會。盡管這並不符合種族滅絕的定義,蓬佩奧仍然稱之爲“種族滅絕”。據《外交政策》雜志報道,美國國務院律師告訴蓬佩奧,中國政府在新疆的行爲並不符合聯合國公約對種族滅絕的定義。蓬佩奧非但不尊重真相,同樣不尊重美國政府自己的律師。

另一個參與誹謗的是一家由土耳其維吾爾分裂分子運營的伊斯蘭媒體,它是基地組織附屬的“聖戰”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平台。“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被聯合國、歐盟和美國列爲恐怖組織。2020年10月,蓬佩奧將其從美國恐怖主義名單上刪除,爲“聖戰”分子破壞新疆穩定計劃,散布對中國政府的誹謗,最終削弱中國在世界舞台上與美國競爭的能力掃除障礙。

2020年7月,鄭國恩爲詹姆斯敦基金會寫了一篇關于維吾爾族出生率的論文,這篇論文似乎是加拿大議員所引用的中國正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陰謀論的基礎。

鄭國恩的報告只在最後一句提出了種族滅絕問題,而且只是淺嘗辄止。相反,詹姆斯敦基金會編輯、前美國海軍軍官、美國國會研究員約翰·多森(JohnDotson)出于政治動機對此進行了曲解,在引言中稱:“鄭國恩提出了一個令人信服的案例,證明中共在新疆的國家機器嚴重侵犯人權,符合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規定的種族滅絕標准。”

鄭國恩的報告顯示,盡管實施了計劃生育政策,但維吾爾族人口仍在繼續增長;維吾爾族夫婦沒有被禁止生育孩子;計劃生育政策同樣適用于漢族人。

美國國務院律師告訴蓬佩奧,沒有證據表明新疆發生了“種族滅絕”。但律師的說法並沒有阻止蓬佩奧提出指控,他曾吹噓作爲中情局局長,“我們撒謊、我們欺騙、我們偷竊”。蓬佩奧只是改變了“種族滅絕”的定義,延續了美國編造謊言以促進自身利益的傳統。

而加拿大駐聯合國大使李博(BobRae)同樣指責中國犯下了“種族滅絕”罪,但還需“努力收集證據來證明這是真的”。

帝國主義走狗

爲了保持在經濟、軍事和科技方面的優勢,美國正在對中國發動一場經濟戰和信息戰。華盛頓正在招募其公民、盟友、民衆以及所謂的“進步團體”參與這場運動,保護美國的國際獨裁統治不受中國和平崛起帶來的挑戰。

美國用各種方式誹謗中國,煽動民衆反對北京,對中國的經濟侵略和軍事恐嚇行爲日益增長。從指責中國官員隱瞞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到誹謗穆斯林被關押在集中營,遭受強迫勞動,成爲種族滅絕的目標,再到北京違反了關于香港的“一國兩制”協議(而實際上,它只是在實施一項安全法,以鞏固協議的“一國”部分)。

“進步力量,從民主開始!”這給鄭國恩提供了中傷北京的借口。而加拿大的新民主黨和綠黨如今沆瀣一氣,投票支持所謂新疆“種族滅絕”的動議。列甯對共産主義、國際競爭有所了解,對所謂“進步分子”的背信棄義也略知一二,所以他把今天這些代表“今日民主”的綠黨和新民主黨的前輩們描述爲“帝國主義走狗”。時至今日,他的話猶言在耳。

關于作者:史蒂芬?高望斯,加拿大渥太華人,獨立政治分析家,已出版多本備受贊譽的著作,如《中東橋頭堡以色列:從歐洲殖民地到美國權力投射平台》(2019年)和《敘利亞戰爭:美國從不公開的中東地緣博弈與野心》(2017年)。

 

發布時間:2021/4/15 18:1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17    16    15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