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耶和華見證人正在摧毀兒童的靈魂

 

人本網藝術鑒賞

【核心提示】瑪吉·裏卡達·羅爾夫(MargitRicardaRolf)曾是耶和華見證人的成員,80年代,與家人一起加入該教派,2001年退出,在此生活了16年。自2004年以來,她一直在幫助那些想要退出教派的人們。瑪吉接受了《赫芬頓郵報》記者麗莎(LisaMayerhofer)的采訪。以下是談話記錄:

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的團體正在摧毀兒童的靈魂。我知道的不只是這一點,因爲我曾照顧一些年輕的退出者們,甚至是我自己的孩子也經曆了這些。

34歲時,他們說服我和我的丈夫加入耶和華見證人,並把兩個孩子帶到會衆面前。在此期間,我們還擁有了兩個孩子。我們想著,有一個大家庭是件好事。畢竟我們是被選中的,最終都將會到天堂去。

首先是“當天的教義”,然後是第一頓正餐

這不是孩子們的天堂,太可怕了!耶和華見證人內的氛圍對孩子是充滿敵意的。我記得在一個美麗的夏日,其他孩子在外面玩耍,而我的孩子們必須在室內聽他們講教義。在漫長的集會上,他們不得不安靜地坐著,幾乎不能動。

耶和華見證人決定我們的日常生活。

起床後就開始。首先我的孩子們必須在早上和我一起討論當天的教義,然後才被允許吃飯。由于加入耶和華見證人的緣故,我三個大一點的孩子都沒有上高中,因爲該教派不贊成教育。至今我的孩子仍在責備我。

但我們也幾乎不可能自由地教育他們:忠誠的教徒或長老們一直在竊聽我們的傳教工作。他們想知道我們是否遵守所有規定:“你母親和你談論教義嗎?”;“你們在一起都做什麽?”

我一秒都不想再待在這個教派了

當我的大女兒17歲時離開時,有了第一次突破。我們不被允許與她有任何聯系,但幸好我們沒有這麽做。一段時間後,我的兒子也遇到了相同的問題——這對我們的家庭來說是非常討厭的,我們不想與我們的孩子形同陌路。我的丈夫對此已經無法忍受了,他決定不再參加教派集會。他還覺得,如果我們小一點的小孩們不想參與,就沒必要參與了。他們也不想參與。

那時我獨自一人參加會議並被邊緣化。我被忽略了。要擺脫那種依賴和那些一直堅信著的信念,這對我來說非常困難。

直到有一天,我們在集會上用鮮豔的色彩畫出了世界末日,我不禁問自己:我究竟在這做什麽?這可是純粹的恐慌!那時,我的丈夫在互聯網上找到了一些教派退出者們,我對此産生了好奇並立刻聯系了他們。在那之後,我對耶和華見證人産生了批判的態度。

我清楚地知道,爲了能留住成員,並利用他們,耶和華見證人經常亂傳聖經的譯文。我一秒都不想再待在這個教派了。

耶和華見證人遏制了人身完整和自由發展的權利

後來,我參與幫助退出者們。許多年輕人在進入青春期後就想要離開該教派。他們通常是被禁止與父母聯系的。我發現特別糟糕的是,孩子們因此受到了創傷。

他們會在耶和華見證人聽到這樣的說法:未加入教派的父親或母親都是撒旦。孩子還小時,他們相信了該說法,對父母産生恐懼感。他們會驚恐發作,靈魂就此被摧毀。特別是那些孩子。

對退出者的幫助經曆和我自己的親身經驗得出:孩子們正在受到精神虐待,控制和毆打。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的教派遏制了人身完整和自由發展的權利。

但孩子們無法反擊。這就是爲什麽他們需要你的幫助。我們必須無條件保護兒童的權利。如果您想退出教派並需要幫助,請隨時通過我的博客與我聯系。聯系方式:info@ZeugenJehovas-Ausstieg.de

 

發布時間:2019/2/11 9:01: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留莊老李]邪教都是宣傳世界末日論,以此煽動自己的言論,蠱惑人心。(提交时间:2019/2/15 10:48:44)


book 他山之石
首页    15    14    13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