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和平教團運動

迪瓦因和他的“和平教團運動”

 

1965年秋。布魯克甯郊外的一處公共墓地。蕭瑟秋風中,枯黃的樹葉飄到了一座立有很大墓碑的墳前。無聲的碑文和照片告訴人們:這裏埋葬著的,是曾經轟動美國甚至全世界的“創世者”、“聖人”、“和平教團運動”先哲----梅傑迪瓦因。

一幕荒誕劇

迪瓦因在1888年出生的時候被他當奴隸的父母取名爲喬治貝克。家庭的貧困和白人的歧視,使喬治沒有上過一天學。在他成年以前,喬治每天最熱衷的事情就是發泄對白人的仇恨。辱罵和牢騷盡管無法改變他的境況,卻在無意中練就了他超群的演講才能,喬治出名了。

18歲的喬治開始參加一個黑人教會,每天的絕大多數時間用于靜坐修心,以求悟道。經過兩年的修煉,仇視的心態漸趨平衡,他終于領悟到,自己最擅長的項目是預言。據說他曾成功地預言了卡羅林納州大地震和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由此,不識字的喬治贏得了“真理之子”的美譽,並取代了黑人牧師的位置,成爲該教會的青年教主。

然而,好景不長。1908年初,也就是他執掌教位不久,他又預言“戰神”即將來臨。在積極組織黑人民衆准備迎接“戰神”,隨“戰神”共同討伐制造不平等、制造種族歧視的“惡魔”----白人時,他竟來不及替自己預言一下----警方沖進了教會,以制造動亂的罪名,逮捕了這位“真理之子”。隨後他被當局判決監禁半年。

在獄中,他承受了白人獄警對他的特殊“照顧”----幹最重的活,吃最差的飯,從來就沒有吃飽過,嚴刑拷打幾乎成了家常便飯。但他把這些看成是一個幹大事業的人必須經曆的磨難。半年的牢獄之災,非但沒有讓他垮下去,相反練就了他超人的意志力。

可是,出獄之後,當他徑直來到入獄前的那所教堂時,他卻傷心地發現,他的“真理之子”的位置已被他人取代。顯然,他受到了黑人信徒的冷落。而且,無論他怎樣努力,他也無法恢複昔日的風光。22歲的那年,他黯然地離開了這塊再也無所作爲的土地,移居巴爾的摩,等待重振“上帝”大業的時機到來。

初到他鄉,人生地疏,爲了生計,喬治在一家黑人老板開的花店裏找了份臨時工。不久,他就耐不住寂寞了,開始有意無意地給老板講一些過去自己成功的“預言”。誰知笃信基督都教的老板並不相信,總是一笑了之。于是,處心積慮准備東山再起的喬治自編自導了一出戲,終于讓老板相信了這個黑人打工他的“預言”天賦。

好運再一次降臨到這個黑人小夥子頭上,喬治出名了。他的“預言”才能受到了當時頗有影響的黑人傳教士莫裏斯的重視,年輕的喬治受邀當他的助手,即牧師。

而一心要幹大事業的喬治豈能甘心做一名默默無聞的副手?他的目標是要取莫裏斯而代之。莫裏斯後悔了,但他畢竟功底深厚,憑借信徒的支持,穩守巴爾的摩山頭不變;倒黴的“預言家”只得再次遠走他鄉。24歲的喬治流浪到了佐治亞州的瓦多斯特鎮,准備另立山頭。

瓦多斯特鎮的居民多爲黑人。喬治就在這裏租了一間小屋,以“宇宙之神喬治”的名義進行布道。白人和黑人之間的矛盾成了他布道的主要內容。極富激情的演講和大膽的布道言論,引起了當地黑人居民的極大興趣,也引起了當地警方的注意。他們以擾亂社會治安罪逮捕了喬治。

第一次當“真理之子”的牢獄之災尚記憶猶新,第二次當“宇宙之神”的牢獄之災卻又在眼前了。或許是因爲當局認爲這個外鄉人的行爲言論太荒誕可笑,屬非正常之人,竟沒有把他送進監獄,而是把他送進了精神病院。

其實,只要離開他的“上帝”,喬治根本就是一個常人。在精神病院,他倒是不敢造次,老老實實地呆了幾個星期,就被放了出來。只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喬治再也不是什麽“宇宙之神”了。

瓦多斯特鎮是混不下去了。何去何從?喬治滋生了去紐約闖闖的念頭。可是他很快就失望地發現,那裏並不是他的天堂。于是,在這個大城市裏待了一段時間後,他又去了另一個城市布魯克甯,並爲自己取名“梅傑迪瓦因”。從此,喬治貝克被人漸漸遺忘了。

當時的美國出現了一種新型的行業----就業培訓所。善于投機的迪瓦因瞅准機會,也依樣畫葫蘆地辦了一個“迪瓦因就業培訓所”。他的腰包漸漸鼓起來了。

對于財富無止境的貪求使他並不滿足于辦學所得到的那一點辛苦錢,盡管他始終教導學員不貪淫、不貪欲。他知道通過傳道斂集財富是一條即得名又得利的捷徑,他決定就這麽辦!

于是,迪瓦因用培訓所的收入搞了一個“和平教團運動”,他是教主,底下有幾個和他一樣不識字的黑人跟著他。開始的時候,他們沒有活動經費,只能靠自己出外打工掙錢,掙錢,掙錢之余,再誦“經”布道。所謂的“經”,只不過是迪瓦因的“靈感突現”。他讓幾個識字的信徒隨時記下他的片言只語,再由識字者教給那些文盲,有空便念,死記在心。就這樣苦心經營,慘慘淡淡地過了10年。

沒想到到了1932年,竟時來運轉,一封控告信幫了迪瓦因的大忙,使他名聲大振。控告信是迪瓦因教派所在地的鄰居們寫的。他們向布魯克甯法官斯來特控告迪瓦因聚衆喧嘩,騷擾四鄰。斯來特出于對黑人的偏見,未經仔細調查就判迪瓦因監禁一年,外加罰款500美元。

迪瓦因不服,提出上訴。而就在上訴的第三天,從無心血管疾病的斯來特卻突然死于心肌醒塞。輿論大嘩。面對新聞界的懷疑,迪瓦因故做神秘,宣稱這是上帝的懲罰。言下之意,他迪瓦因就是“上帝”。

這下,迪瓦因真正出了名,他的“和平教團活動”也迅速成爲當時影響最大的黑人教派團體。而更讓這個昔日的窮小子心花怒放的是,他由此聚斂了巨額財富,購置了多處高級別墅。爲了展示他的榮華富貴,迪瓦因規定每周三召開的信徒“聚議會”要一周換一個地方。他甚至可笑地吹噓自己:“我有比原子彈更偉大的發現。我創造上帝,讓地動山搖。我來到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民族面前,是爲使他們滿足、安甯、舒適、可愛、成功、富有和樂觀。”他稱自己是“宇宙的主宰迪瓦因大帝。”除了美國,在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瑞典、奧地利和德國,都有他的虔誠信徒。20世紀30-40年代,幾乎成了迪瓦因的時代。

一切並不奇怪

一個十足的文盲,卻幹出了如此驚人的“壯舉”,不僅占有上千萬的財富,還有上百萬的信徒,他們尊他爲“父”,拜他爲“創造過去,現在和未來一切的全能上帝、大師、創造者和完成者”,仿佛天方夜譚一般!

迪瓦因起初並沒有想到能當神,一旦嘗到了被別人吹捧爲神的滋味,竟一發而不可收拾。他專門配備了25個年輕漂亮的女秘書,只爲能隨時隨地記下他的“神思”和指示;他授權辦了一份“和平教團運動”的機關報《新日子報》,經常登載他的奇談怪論和“聖旨聖訓”。他宣稱,他的信徒都不會死,即使死了,他們的靈魂也會附在另一個人的身上繼續存在;他擔保,只要信徒們認真遵守他的學說,任何人都不會生病;在艱難危急無計可施之時,只要一心想著他,不斷默念“謝謝你,我們的你,”便會絕處逢生,化驗爲夷。

不知是無知,還是因爲本身就邏輯思路混亂,迪瓦因的言談常常前言不搭後語,一會兒是他創造了上帝,一會兒他又是上帝,卻一概被信徒們奉爲“聖訓”,統統接受。迪瓦因還有《新日子報》上吹噓自己控制著2000萬張選票,隨時都可能入主白宮……

每一次的“聚議會”,都有信徒聲淚俱下地訴說他們因信仰迪瓦因疾病不治自愈的經過,聲稱不需要吃任何藥,打任何針就能痊愈。

一些偶然發生的事件,也成爲迪瓦因“神秘力量”的體現。迪瓦因愈來愈成爲至高無上的聖人了。

隨著迪瓦因一次次地被神化,他有時候真的認爲自己就是“神”了。

盡管迪瓦因成了法力無邊的“神”,有一件事卻始終是他諱莫如深的心病,那就是他難以啓齒的出身。迪瓦因很爲自己的出身而自卑,他絕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出身于一個黑人奴隸家庭,從來沒有上過一天學,還曾經坐過半年牢……太可怕了,這些經曆猶如烙印一般印在他心底的最深處,獨自沈思時,這些永不愈合的傷口就會隱隱作痛。所以,每當別人問起他的身世時,他只能故弄玄虛,含糊其詞:“這是一個謎,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統帥宇宙,我曾化身爲人,叫迪瓦因。”他的身世因此被傳得神乎其神。

有人說他來自另一個星球,並已經讓其他鑒于上的所有人皈依了“和平教團運動”;而地球上人種繁多,“悟性”參差不齊,要使所有地球人都皈依“和平教團運動”實非易事,因此,他化身爲最受歧視的黑人辛勤傳教。

也有人說他出世前有一種靈光照亮了整個美國,而這種靈光來自于神秘的宇宙;他出生後,就被一個神秘人物抱走了。

就在公衆極盡渲染之時,曾和迪瓦因共事過一段時間並深知他底細的聖約翰瓦因,出于同行間的嫉妒心理,公開站出來貶斥迪瓦因是一個“最卑鄙”、“最龌龊”的江湖騙子,還在許多小報上發表揭露迪瓦因起初身份的文章,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強調這個卑劣的小人其實是一個文盲,一個無知者。

迪瓦因奮起反駁,可事實如此,又怎能辯駁得清?相反,不利于“和平教團運動”發展的情況卻愈演愈烈。眼看難以招架,情急之下,他幹脆采取沈默政策,任憑約翰瓦因去說,決不應戰,倒也慢慢平息了這場風波。

豈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個新的敵人出現了,而且,這個敵人來自教團內部,來自迪瓦因的身邊。此人叫維奧娜威爾遜,曾經賣淫、酗酒、偷盜,可謂五毒俱全。可是加入迪瓦因的教會後,不僅得了個“忠誠梅麗”的教名,還迅速獲取高位,執掌教會的全部財産,並兼管《新日子報》的印刷與發行。

隨著權力的提升,“忠誠梅麗”的野心也越來越大。她不僅侵吞巨款,還拉幫結派,企圖孤立迪瓦因,取而代之。

迪瓦因覺察後,解除了她的全部職務,並把她貶到廚房洗盤子。這個女人一怒之下離開了“和平教團運動”,並以“內幕人”的身份四處遊說,控告迪瓦因犯有各種十惡不赦的罪行。在當地的一張小報上,她羅列了最嚴重的十大罪狀:

一、不擇手段,敲詐錢財;

二、串通計謀,引誘不明真相的人入教;

三、侵吞信徒資産;

四、剝奪信徒人身自由,言論自由;

五、毆打妻子;

六、奸淫女信徒;

七、破壞婚姻,強行拆散合法夫妻;

八、非法拘禁他人;

九、隱瞞真實姓名,偷稅漏稅;

十、私藏武器。

正當迪瓦因尴尬之際,“忠誠梅麗”因醉酒遭遇車禍,險些喪命。迪瓦因趁此大造輿論,說凡是違背他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忠誠梅麗”害怕了,回過頭來向迪瓦因求饒,要求重新入會,還主動獻出了自己的5000美元存款。

老奸巨滑的迪瓦因雖說答應了,但他仍叫她去洗盤子,並派人暗地裏監視她。于是,她又離開了教會,還吵著鬧著要還錢。

愛財如命的迪瓦因斷然拒絕。破釜沈舟的“忠誠梅麗”將迪瓦因告上了法庭。法庭上,一方說那5000美元是對方主動獻上的,是悔過費和求恕費;另一方則反駁說那5000美元是對方強迫她交的,否則就不收留她,不甯讓病魔騷擾好,驚嚇她,甚至要她的命。

法院通過調查取證,判決迪瓦因還錢,可他堅持不還。這個萬能的上帝害怕再次牢獄之災,不得不移居他城,直至判決過期失效。

荒唐和“輝煌”同時結束

迪瓦因自吹他是上帝的化身,或者是他創造了上帝,他會長生不老,直到所有的地球人皈依,他才能完成在地球上的使命,離開地球。然而,他竟忘了自己也是吃五谷的凡胎肉身,也會生老病死。果然,到1965年,隨著迪瓦因的一命嗚呼,這出鬧劇也終于結束了。他的信徒紛紛作鳥獸散,他的靈魂似乎也滑附在另一個人身上的迹象。他的巨額財産和領導權全留給了他的第二任妻子----比他小40歲的女秘書“可愛天使”,但不久就被一個叫耶稣安拉艾曼努爾的信徒篡奪去了。

沒有上過一天學的文盲利用人們的無知和狂熱制造了一個彌天大謊,居然成了“真理之子”、“宇宙之神”、“宇宙的主宰”和“上帝的化身”。然而,令地底下的喬治貝克遺憾的是,在他死後不久,人們就對失去了興趣,獨獨留下了不少笑柄。

 

發布時間:2004/7/21 12:48:33

我有話說
相關評論:

1.[xbh]邪教真討厭(提交时间:2005/4/18 20:25:18)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3    2    1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