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觀音法門”是個什麽“門”

秦如劍

 

人本網藝術鑒賞

“……門”是網絡流行語,起源于著名的“水門事件”,指代政治醜聞,後引申爲給社會造成負面影響的各種醜聞。“觀音法門”隱藏至深,使人們難辨其廬山真面目。那麽“觀音法門”是個什麽“門”?

據中國反邪教網3月26日報道,越南警方近期提醒,以釋清海爲首的“觀音法門”屬非法組織,目前正在越南部分地區招搖撞騙,並借助新冠疫情大搞所謂慈善活動,往自家臉上貼金。其抛出更具迷惑性的藥方:素食抗疫?!讓人嗤之以鼻。“觀音法門”公然與科學抗疫唱反調,搏足了眼球,成爲人們再次關注的熱點。這裏與您一起還原“觀音法門”真相,以利于對“觀音法門”邪教保持警醒,以免誤入其中。

造假裝神:胡吹冒撂成了“清海無上師”

釋清海,原名張蘭君,女,1950年出生于越南,祖籍中國廣東,現已加入英國籍。其父是一名老中醫,母親是家庭主婦。18歲時張蘭君去英法求學,取得博士學位後曾在德國紅十字會工作過一段時期,主要從事翻譯工作,偶爾也幫助照顧難民等。在德國婚姻失敗後,開始信仰佛教。移居中國台灣受比丘尼戒,後來因爲戒行有問題而被逐出。于1988年改名釋清海,自創“觀音法門”邪教。

釋清海把自己標榜爲“清海無上師”,是釋迦牟尼、耶稣基督、安拉真主等三大宗教的“共主”。用“即刻開悟,一世解脫”迎合人們“簡單、實用、求神佑”的心理,在短短七八年的時間裏,“觀音法門”迅速從中國台灣苗栗西湖鄉一地拓展到包括中國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美國、阿根廷、巴西、哥斯達黎加、巴拿馬、薩爾瓦多、比利時、奧地利、瑞典、瑞士、英國、德國、法國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國際性邪教組織,並從1989年下半年起,秘密在中國大陸內地佛教徒中吸納大量成員,建立秘密活動點,自稱在世界各地擁有信徒50萬人。

略考其教義,卻發現這個“觀音法門”無系統教義,從佛教、天主教、伊斯蘭教各竊其所需。釋清海有時在對信徒的開示中推崇耶稣,認爲耶稣是救世主;有時又稱孔子、釋迦牟尼是“有經驗的明師”。但在更多的場合,釋清海的講話是唯我獨尊,吹捧自己,排斥其他宗教。先是附神借光,創教初期多次明示暗示,自我吹噓稱受釋迦牟尼、耶稣、安拉真主、孔子等聖人嫡傳,“是修行路上有經驗的明師”。經過一番自我神化後,就成了比釋、耶、穆、儒修行者更高的共主和“明師”了。

縱觀人類曆史,釋、耶、穆、儒修行皆在兩千年以上,而釋清海用了什麽速成神法,僅用幾年就成了法力在釋、耶、穆、儒之上的“在世明師”?!

探究其成“神”秘籍,一靠是胡吹冒撂成的“神”,昨日還是肉身飯胎,一夜之間就成了法力無邊的“無上師”;二是靠蹭,誰的名氣大,就蹭誰的光;三是貶神擡已,待到身上有了足夠的光環,就把曾經的“聖祖”統統踩在腳下;四是靠騙,讓人們妄信其邪教是救人的“真主”。

瘋狂斂財:打著健身強體旗號,大肆斂財

做足了以上“功夫”,就開始斂財了:開辦“素食店”,通過辦企業以商養教。“觀音法門”以所謂的“素食拯救地球”環保活動爲幌子,開辦“愛家國際連鎖餐飲”(LovingHut)、伊甸園易購網、天體店(CelestialShop)、“天衣天飾旗艦店”等,瘋狂從事擴大組織、聚斂錢財的非法活動。據統計,“觀音法門”已經在世界89個國家開辦了實業。此外,從1989年開始,“觀音法門”組織成員以旅遊、探親、投資辦廠爲名,頻繁派人入境福建、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以合資、獨資辦企業爲名“以商養邪”,開辦如“綠色天食”“鴻運村房地産”“綠野仙蹤”素食店等,以此爲掩護,向各地運送“觀音法門”宣傳品,建立活動點滾動發展成員,斂取錢財。

出售邪教邪說斂財。釋清海的光盤“賣給對組織感興趣的人只要10美元,但是賣給內部成員卻要28美元甚至30美元”。釋清海的書籍及音像資料都要求信徒必須買全套,還向信徒出售她“加持”過的相片、像章、印有她相片的挂飾、印有“觀音法門”LOGO的內衣等,都賣得很貴,僅2007年在台灣一次禅修“法會”的5天時間裏,就有1億多元新台幣輕松落入釋清海的口袋。

吹噓“不藥自療”法,靠吃素食騙錢斂財。釋清海借以打動人的,莫過于“免費醫療”了。名爲讓信徒強身健體,實是要掏空信徒腰包。家住北京市順義區首都機場小區的劉淑麗,2002年加入“觀音法門”,鼓吹通過修煉“觀音法門”,靠素食、不吃藥、打坐自療康複,被騙150萬元。新冠患者面對高額治療費,釋海清假惺惺一番,抛出素食抗疫“神處方”。嘴上說治疫不花錢,暗地裏卻高價供應其素食。至于多少人因此贻誤抗疫丟掉性命?釋清海卻只顧躲在那裏數著蠱來的財並冷冷地發笑。

名爲消災去厄,實爲斂財富已。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區醫藥站退休職工董淑傑,2005年6月加入“觀音法門”,購買釋清海畫像在家供奉,參與開辦名爲“彩虹快餐廳”的素食餐廳,2006年至2009年間先後給清海無上師“供奉”2.7萬元。釋清海宣稱教主觸碰過或加持過的物件都有“靈性”,忽悠信衆高價購買。

釋清海自己設計的普通衣服稱作“天衣”,每套5萬元起價;一條棉質休閑褲要價1280元;一個印有她照片的手機吊飾要價1000元;一雙球襪拍賣到800美元;一盞名叫“萬物合一”(材料主要是木頭和米紙)的燈要賣2160美元;珠寶“天飾”由1萬元起價;1雙舊鞋40萬;1個小瓷瓶10萬。“觀音法門”開立銀行賬戶供信徒們奉獻,1993年僅洛杉矶分部入賬39萬美元。

邪教奪命:信“觀音法門”卻丟掉性命

“觀音法門”打著救人的旗號,卻把教師忽悠成殺人惡魔。王先玉系廣西桂林某高等專科學院教師。1997年,她通過在西安進修時認識的一研究生指點,正式修煉“觀音法門”,並認識了莫英蓮等人。先後多次被莫英蓮騙取1300元、600元、5800元……加之受到莫英蓮“魔咒恐嚇”,遂將莫英蓮用水果刀捅死。

家住湖北省十堰市房縣城關鎮的程道菊加入“觀音法門”,相信“不藥自療”打坐練功,患病不再吃藥。2011年春節前,程道菊突發心髒病死亡。

而家住福建省漳州市龍文區的蔡紅,虔信“清海無上師”的“素食環保”,開辦素食餐廳——愛海素食餐館,要求兒子和家庭工廠的工人吃素食,購買“文化衫”、小飾品、釋清海畫像以及大量“素食救地球”挂圖、書籍、音像制品,花費56萬元;並分23筆“供奉”給釋清海135萬元巨款。如此甘願奉獻,結果卻是2009年7月10日宣傳“觀音法門”時遭遇車禍死亡。

……

看來,“觀音法門”就是打著“在世明師”旗號的邪教。面對新冠疫情,“觀音法門”故伎重演,然而在日益認清其邪教本性的人們面前,必將原形畢露。

此勸世人擦亮眼,謊言迷心仔細辨;“觀音法門”造假“門”,“供奉”多多壑難填;一朝不慎入邪門,厄運丟命最常見;遠離邪門步正途,柳暗花明豔陽天。

 

發布時間:2021/4/12 10:45:00,來源:中国反邪教网

我有話說

book 邪教辨析
首页    54    53    52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3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