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繁体
打印

 

"從善"和"敬畏"的信仰對市場經濟至關重要

 

人本網藝術鑒賞

今天看到趙曉一篇談基督教和市場經濟的文章,感覺相當不錯。作者通過細致的觀察和缜密的思考,對基督教與比較規範、比較"幹淨"的市場經濟之間的關系,作了通俗而又深刻的分析。

對于爲什麽要搞市場經濟,作者沒有從"配置資源"等"宏大"的概念出發去論述,而只是通俗地寫道:是因爲市場經濟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叫人不偷懶。計劃經濟壞就壞在沒有激勵機制,幹好幹壞一個樣。而在自由市場的制度下,懶人是沒法活的。市場經濟會逼著大家去競爭,所以它是一個有效率的經濟制度。

但是,市場經濟叫人不偷懶,卻不能叫人不撒謊、也不能叫人不害人。這使得市場經濟中存在一種危險,就是它有可能造成一種很壞的狀況:誘使人們勤奮地撒謊、勤奮地害人,不擇手段地謀取財富。

盡管市場的反複博弈可以減少撒謊和害人的行爲,法律的嚴懲也有利于交易行爲的規範;但是,在信息不完全、不對稱普遍存在的情況下,完全依靠反複博弈和法律懲罰去求得市場行爲的規範,不僅做不到,而且成本極高……從某種角度看,我國目前的市場經濟就陷入了這樣的困境。在許多國人的心目中,似乎市場經濟就等于發財,而發財是可以不擇手段的……正是這種"市場倫理",導致不靠勞動創造財富,靠官商勾結、惡意轉移社會財富的方式致富,和在市場交易中不講誠信、靠坑蒙拐騙致富之類的行爲司空見慣、比比皆是。

趙曉認爲,造成此類意識和行爲盛行的原因,在于相當多的國人缺乏一種信仰:不信神,不信鬼,不信天命,不信末日審判,當然更不信天堂地獄……什麽都不信的人,只能信自己;而只信自己,意味著自己做一切事情都是可以的,撒謊騙人害人坑人又算得了什麽呢?

趙曉對"有教堂的市場經濟"是這樣分析的:不能否認總去教堂的人中間也有騙子,但是對大多數人而言,他們去教堂絕不是吃飽了撐的,作爲教徒,他們的的確確是懷著虔誠的信仰進出教堂的。孔子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點一般人難以做到,因爲一般人都不是君子。相比之下,總是進出教堂的人,倒是比較容易遵守基督教倡導的財富操守和准則。其中的秘密在于:那些虔誠的清教徒,雖然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熱衷于積累財富的人,但是他們追求財富並非僅僅爲了自己的私利,更多地是爲了"榮耀上帝",並使自己死後可以進入天堂。這樣的財富倫理,使得清教徒在追求財富時,目標和手段不再是分裂的,而是一致的。很難設想一個虔誠的清教徒會用撒謊和害人的方式去獲取財富,因爲那種行爲不但不能榮耀上帝,而且恰恰是背叛上帝,必然會受到上帝的懲罰。清教徒既然相信取財必須有道,而且ー心想著爲上帝而創造財富,自然就有可能成爲"君子"……法律之劍加之上帝睿智的目光,顯然要比單純的法律作用要大得太多……獲取財富的手段與目的的一致性,就是這樣彌補了單靠市場所導致的不足……

趙曉的觀察和分析,使我想到厲以甯教授的一些觀點。那是1988年上半年,我在中央黨校進修部學習期間,有一次北大的厲以甯教授應邀給我們講社會主義經濟理論。在談到經濟運行的調節手段時,厲老師提出,除去行政調節、經濟調節和法律調節之外,還需要有道德倫理方面的調節……我記得此前一年在北大中關園曆老師家中聊天時,厲老師也跟我講過同樣的意思……

在我看來,市場經濟要想正常、規範、有效地運行,要想對社會起到更加積極正面的作用,僅靠自由競爭、優勝劣汰是遠遠不夠的,還必須有一種多數社會成員認可並自覺自願地去遵循的道德倫理;而要人們"自覺自願"而不是"被迫"地去遵循,就必須有一種他們發自內心的真正的信仰;而這種信仰,必須是從善的、讓人有所敬畏的……如何促使國人的內心産生這樣一種信仰、並真正成爲引領其言行的牢固理念,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極其重要的任務。

 

發布時間:2020/1/20 9:37:00,來源:爱思想网

我有話說

book 信仰論壇
首页    38    37    36    尾页    跳转至Go
崇尚科學 反對邪教 端正信仰 弘揚法治  天津市反邪教協會版權所有  推薦使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版本
Copyright © 2011-2020 Tianjin Anti-cult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7108号

津公网安备 12010102000157号